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张修林微博作品选(2011,之三)  

2015-03-20 14:10:54|  分类: 张修林微博作品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再好吃的菜,如果每天都只能吃同一种,多吃一阵就会厌恶,就会败坏胃口;如果是极难吃的,那就更是一种折磨了。思想、主义、情感是不是这样呢?如果几十年只能接受一种思想、一种主义,只能爱一个东西,会怎样呢?

·         笑蜀君越来越迂腐,迂腐得有些臭味了。变革路径,谁都更认同中道,但革命不革命,掌握权、主动权并非在知识分子手中。民国与现在格局完全不同,情况迥异,不应该将其对等起来。//@笑蜀:变革路径我却更认同中道。仍信奉革命的根本问题是政权问题,砸烂一切才会新天新地,可能不比49年前的知识界高明。

·         制度可以影响、改造文化,文化也可以影响、改造制度。但用制度来影响、改造文化,非常快速和容易,而用文化来改造、影响制度,则非常缓慢和困难。一厢情愿地,希望仅仅用文化来影响、改造制度,理论上是可以成立的,但实际上是行不通的。

·         不希望革命,但也不反对革命——话说回来,如果真有革命,谁又反对得了?

·         耄搞的权力集中的政治体制,和剥夺了所有社会资产的经济体制,这两大遗产是造成今天中国贪污腐败盛行和社会发展动力不足的基础原因。这造成两方面的恶劣结果,一是可供贪污腐败的权力条件充分、财富充分,二是太多的人必须依赖体制才能生存。

·         与毛左的越来越壮大、越来越活跃相反,自由主义在不断分化、不断溃散、声息不断减弱。何新等人反转身子了,摩罗等人装疯卖傻了,秋风等人找孔子闲聊去了,笑蜀等人抱着文化睡觉去了。剩下来的,还能坚持多久,会往哪个方向去呢?

·         有一个国家,不仅杀人的、爆炸的暴力罪犯被民众视为英雄,而且连走私的经济罪犯同样被民众视为英雄。为什么呢?莫非政府站在民众的对立面?莫非法律是政府用来镇压民众、用来掠夺民众的工具?

·         不要把人逼成蜜蜂,不要逼迫蜜蜂把整个生命拼在对敌手的一击上。钱明奇和杨佳,不就是尽管弱小,却以生命爆发出惊人能量的蜜蜂吗?一只蜜蜂,无论其能量如何惊人,也不过使你肿痛几天,但是,如果逼出成千上万只蜜蜂呢,在成千上万只蜜蜂的攻击下能够保全性命的,有吗?

·         关注别人,就是关注自己。那些冷漠的人,那些只要灾难没有降临到自己身上,就对同胞的灾难毫不关注的人,当灾难降临到你的身上时,已经晚了,你连哭的机会都不会有,你还有关注你自己的机会吗?

·         又出事了,昨夜,D301与D3115次动车追尾坠桥,死伤无数。灾难为什么总是更喜欢眷顾这个神奇的国度啊?是不是因为,再多的灾难,都不影响“正确性”?

·         “要么世袭,要么提钱进步、要么日后提拔”(@段郎说事 语),我们的制度何等先进啊,怪不得又伟大、又光荣、又正确呢。当官的渠道可不少哦,三种啦,比历代王朝都多,历代王朝,一般也就科举、察举(民间推荐)、捐官里面的一种到两种。

·         与身边的人闲聊时,谈起被揪出的各种类型贪腐官员的新闻,基本上都是这样的反应:“人家贪得到”,没有多少愤怒的态度,大多是异常羡慕的表情。我发现,持这种态度的最底层民众,并不少。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这个民族这样有特色,这样神奇,对官员的腐败的容忍度,比其它民族远远高得多?

·         【中国人越来越麻木了吗?】以前,绝食,不仅可以博得民众的广泛同情,而且还可以博得体制知识分子、官员的广泛同情;今天,不仅连举火自焚,甚至连钱明奇那样壮烈的自杀,都难以博得民众广泛的同情了,至于体制知识分子和官员的同情,想都不要去想。中国人为什么越来越麻木了?

·         《守株待兔》里那人意外地获得了一只兔子,但后来始终等不来兔子了。自由与民主这只兔子,肯定也始终等不来,不同的是,连“意外”也不可能发生。自由与民主,不能靠施舍,天下或许有施舍其它东西的,但施舍自由与民主的慈善家,有史以来没有,今后也不会出现。自由与民主,只有一条途径,那就是争取。

·         全球化,就是突破了国家、种族、语言、文化等各种差异的界限而形成的人类共同价值的一体化。这里的人类共同价值,就是普世价值。如果没有普世价值作为联系和沟通各个国家、民族的桥梁,就不存在全球化。普世价值是全球化的基础和前提。否定了普世价值,就等于否定了全球化,就等于主动脱离了人类社会。


       下图是博友归纳的30年来新闻联播的内容,居然不超过20条。新闻联播,竟然可以成为固定题目的填空,30年如一日。高,实在是高,新闻,可以根据需要而发生。历史,大约也是根据需要而发生的吧?

·         设想去当官从而推动社会进步,非常不靠谱,几十年来,有几个当了官推动了社会进步的?与此相反,当了官而危害社会的,则比比皆是。不被同化,难以走进官场,即便进去了,基本上也是悲剧收场。建议有志于推动社会进步、不想改变初衷的年轻人,不要走这条路,多做一些开启民智、推动文化和科技进步的事。

·         “国民党税多,共产党会多”,这个说法曾很流行。国民党时税多,是因为日本打进来了,能收税的地盘越来越小,抗日开支越来越大,据说四川一年要交三次粮,税能不重吗?毛时代,民间所有财富都给弄到政府手里了,谈论税重不重毫无意义。今天政府消耗的税赋占社会财富的比例排在全球第几,都心知肚明吧?

·         【林治波:20多年的中国革命,为4亿中国农民夺取了土地,实现了耕者有其田,堪称全世界最大规模的人权行动】无论自有还是租用,中国历代以来,哪朝不是耕者有其田?连祖传宅基地的产权都没有了,还有田?租地主的田种,可以选择租金低的,而那时的农民,有选择吗?究竟是最大的人权行动还是侵权行动?

·         【究竟是谁的利益?】众所周知,以满八旗为主体的,包括蒙古贵族和汉族官员组成的集团,便是清朝的统治集团。这个统治集团曾经宣称不存在自己的利益,大清国的所有子民的利益就是这个集团的利益。日本也曾经宣称,不存在日本自己的利益,大东亚共荣圈的所有人民的利益就是日本的利益。

·         土匪是分派别的,里面既有保守派,也总会有开明派。但若对开明派寄予厚望,则是靠不住的,注定后来会绝望的。再开明的土匪,也不过是土匪。土匪群里有时争论也很激烈,但争论的不过是权力和赃物如何分配,而在对其所辖地盘的掠夺方面,无论什么派,肯定都是保持高度一致的。

·         强人政治,应该象台湾那样,强化的是个体意识的彻底觉醒和个体活力的完全释放,并且及时退出,否则,就绝非好事。如果方向错误,给社会带来的灾难肯定是空前的;即便相对开明的强人政治,因其绝对权威和需要臣服的属性,在强行推动改革下,初期可以取得一些成效,但其带来的负面影响却是致命的。

·         m把中国带进一个死沙滩,过河是唯一的生路,但坚决不过。等死可不行啊,于是d--eng想试一试过河了,但不过桥,不乘船,而是摸着石头过。枯水期水浅,摸着石头,跌跌撞撞,总也能缓慢地前进几步;但一直摸下去怎么行啊,总有洪水爆发的时候吧,到那时,连乘船都不安全了,摸石头还管用吗?

·         【猫论新解】逮着耗子的猫就是好猫。表面上看这句话说的仅仅是猫和耗子之间的关系,其实这里面还隐藏着更重要的猫与猫之间的关系。现实的情况是,逮耗子的猫不是好猫,善于利用强势和特权从别的猫那儿抢来耗子的猫才是好猫。

·         普世价值,是基于人性最普遍的、人类共通的价值。人和其它动物不一样,是普世价值;要生存就得吃饭,是普世价值;厌恶贫穷和恐惧,是普世价值;渴望平等、正义、自由和民主,也是普世价值。普世价值,全球通用。不承认有普世价值,就如同不承认自己是人,或者不承认自己需要吃饭一样滑稽和荒唐。

·         【重庆电视台:尽管斯大林让数百万人无故地失去了生命,但这丝毫不影响他作为一个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地位,仍然受着人们的敬仰和爱戴!】斯大林之大罪恶,早就被全世界公认了,连俄罗斯总统也做出了与全世界一致的评价,该台何以与世界共识背道而驰?敬仰与爱戴斯大林的,恐怕只有其余孽和该台吧?

·         看毛在野时的文章,他是多么慷慨激昂,多么渴望民主啊,简直就是历史上少有的民主斗士;看毛主政后的表现,他是多么专制啊,独裁得无以复加,简直可谓几千年来之翘楚。原来,毛渴望民主,不过是要求别人给他民主;而他对别人,不仅不会给民主,还可以让那么多人无端地被饿死,连生存权都是不会给的。

·         鉴于@郭美美Baby 在国内乃至全球产生了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为改变反腐越反越多的现状,建议博友们选举她为“中国贪官二奶党主席”,带领全国的贪官二奶,成立反腐大军,将伟大的反腐事业推向高潮。

·         1976年的一天,父亲从公社旁一姓雷的家里办事回来,很神秘地说了一句:毛死了。问其故,说那家人有收音机,听他家说的。说了后,父亲非常后悔,怕闯大祸,反复向我们交待,怕消息不实,要我们千万别说出去。第二天,公社的广播叫了,通知全公社的人都去开会,一种天要掉下来的气氛在会场弥漫了很久。

·         人类历史所有文明的重大突破中,最大的分水岭是,政治权力由神授、天授和自命改变为民授,由个人和集团的绝对权威改变为代表最普遍民众的各种政治力量的相互制衡。

·         民众之所以认可政府,是因为政府是用来为民众服务的。与民争利的政府,民众怎么会认可呢?所以这样的政府,天然地不具备合法性。

·         改革不应该是改劣,而是改良;改革不应该是强化特权,强化控制,而应该是限制特权,给民众以选择权和监督权。民主是世界发展的必然趋势,从专制到民族的途径,世界上不外乎两种:主动和被动。主动即改良,被动即被革命。若不选择主动,抱残守旧,甚至以改革的名义改劣,发展到最后必然只能被动。

·         本人向来迟钝,不求所谓进步。平生只入过一次伙,还是“被”字号的。那是1986年,在成都求学时,班主任是一个工农兵大学出身的政治教员、文革造反小头目,政治嗅觉比狗还灵敏,发现全班40人中居然有三人未入团,顿觉奇耻大辱,于是一声令下,由团支书包办,我等三人被进步,给扫进百分百里了。

·         有这样一种权势,号称从来没有自己的私利,号称是民众的救星,嘴上喊着为民众谋福利的口号,却一直干着荼毒民众的事体。可以说,人类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所有事体中,再也没有比这更虚伪、更无耻、更恶毒和更祸害的了。

·         还在往高压锅里加压。要加就多加一些吧。

·         生存权是最大的人权,所以有生存权就够了,其它的人权可以不需要;吃饭是生存里面最大的问题,所以只吃饭就够了,衣服无需穿,车子、飞机无需乘,那造核武器、航空母舰来干什么啊,莫非这些玩意比吃饭还重要?

·         有些官员说,每天叫喊什么民主自由呀,中国太落后了,发展总得有个过程吧。真TMD无耻!1945年,中国比当时的日本和韩国还要落后很多吗?而今日本和韩国早就民主自由了,早就发达了。六十多年过去了,中国还那么落后,是谁的责任啊?如果把中国变成原始社会,再过一千年也不用谈民主,就更伟大正确了?

·         不要以为当了个什么鸟官,混了个什么级别,贪腐了多少银子就是成功者,其实,每个人都是体制中的失败者,甚至连皇帝也不例外。想当初毛皇多么威风啊,连二把手也是想打杀就打杀,可后来怎么样?爪牙给撘上去了,老婆给撘上去了,后代也给撘上去了,死后身败名裂,这难道还够不上失败吗?

·         中国的民主转型过程,恐怕是全世界所有国家中最艰难、最复杂的,这就需要更多人的投入和努力,尽到自己的一份责任。但仅仅只有投入和努力还不够,还需要持续不断的热情,需要持续不断的意志和耐力。

·         【http://t.cn/aRsx3L :四川饿死人的政治影响比京、津、沪要小,把大丰收的四川粮食疯狂外调,出动几大军区拉粮出川。1960年初,四川140个县浮肿病流行,死亡率达53.97‰,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2.23‰,到1961年,仍在继续。】是谁导演了人类历史上最惨烈悲剧,让四川巨量民众猪狗不如,活活饿死?

·         【原统计局发言人:当前通胀是战胜金融危机的代价http://t.cn/auXkLz】微评:一、当前的通胀,民众收入并不增加的严重通胀,并非战胜金融危机的什么代价,而完全是由于政府疯狂超发货币的贪婪和刘志军那样的“铁公鸡”工程的腐败所致;二、对于民众而言,宁愿选择金融危机,也绝不欢迎这样的通胀。

·         学生时代,写作之初,受洗脑影响,水平极差,却很受学校欣赏,经常被培养。其后,阅读了一些好书,写作水平大幅提高,学校态度急转直下,毕业时,给发配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找校长理论,女校长说:“你本来是全校最好的学生,可是你看,现在变成啥样子了?学校是培养工程师的,不是培养作家的!”。

·         中国官场早已沦为垃圾场,一群一群的苍蝇,围绕着最肮脏的部分飞舞,一边唱着死尸伟大光荣的赞歌,一边拼命地将尸蛆抢进嘴里。//@许可的围脖:中国官场之恶心,是人性丑陋博物馆,不说尊严,但凡有点基本审美的人都不会去做官。

·         把耄像弄在人民币上,不仅是对几千万冤魂的不敬,而且还让尚健在的大量被害者和冤魂的后代每天面对,极其残忍,其程度比起计划生育来,有过之而无不及。

·         卡扎菲倒下了。。。。。。五毛们加大力度了。。。。。。“辟谣”更活跃了。。。。。。

·         利比亚过渡委员会的胜利,是利比亚民众的胜利,也是全世界专制独裁国家民众的胜利,同时,还是全世界所有反对专制独裁的国家和它们民众的共同胜利。它是正义的胜利,是民主的胜利,是普世价值的胜利。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