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象征或时代的隐喻(原载《上海诗人》2012年第6期)  

2013-02-06 19:27:12|  分类: 张修林文艺理论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象征或时代的隐喻
-----谈郝剑锋的诗歌艺术
 
 
 
 
 
   
                                                                                                  作者:张修林


    近年来,一位在国内诗歌界比较活跃,在诗歌的语言艺术方面有着较为显著的独特性和创见性的诗人,进入了我的视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就是四川绵阳的郝剑峰。
    郝剑峰善于通过对事物或物象的不同形态的置换来凸现诗意,在这样的置换中形成诗意通道,使事物获得复杂化和陌生化的特殊效果,通过这样的置换表现,事物变得更加丰富、更加立体、更加形象和更加生动。剑峰诗歌的形态置换,既有时间与空间之间、立体与平面之间、动作与声音之间、物质与精神之间的相互转换,也有将引申义还原回本义,以及在不同的时间之间和不同的空间之间的相互置换。
家——亦步亦趋的世界
在灯光摇落的内心
桌椅与我对视
从这里透过暮色
天空像一面黑色镜子
忙碌的雪旋转
寒冷来自我们童年
窗外的乌鸦惊悚一瞥
飞越陈词滥调
——《家》(《星星诗歌半月刊》2010年第11期)
    《家》是总共为六首的组诗《2008:雪的纪念》中的一首,上面所引为该诗的第一段。在表现出“家”的单调、凝固、保守、“亦步亦趋”后,通过把立体的“天空”置换为平面的“黑色镜子”,从夜幕的、空间化的和无边界化的“暮色天空”中突兀出一种静止化、扁平化和限制化的“黑色镜子”形态。“天空像一面黑色镜子”,在这段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在这面“黑色镜子”里,“旋转着的雪”“来自于童年的寒冷”,“乌鸦惊悚一瞥”地“飞越着陈词滥调”,更进一步地强化了对“家”的了无新意、不断重复、充满寒意的感觉或者印象。

黑色手指穿越世纪之门
失血的时针指向落日
我站在黄昏的窗口
看布满广场的阴影 
众人散去如一片蝉鸣
当另一只手拨动竖琴
双重音符,听蝙蝠飞翔
夜鹰的面具被暗电灼伤
他无言对视湖中倒影
真理之镜扭曲完整的容颜
    ——《世纪之门》(《上海文学》2010年第12期)
    波德莱尔著名的十四行诗《应和》里面有这样的句子:“有些芳香新鲜得象儿童的肌肤一样,柔和得象双簧管,绿油油象牧场”。在《应和》中,波德莱尔将“芳香”同孩子的柔嫩皮肤、双簧管的温柔声音和田野绿油油的颜色联系起来,通过这样的感觉转移,赋予了“芳香”具体可感的新鲜、温柔和色彩。《世纪之门》是组诗《暗夜的序言》的第一首。与波德莱尔的《应和》不同的是,《世纪之门》从感觉中抽身而出,针对的对象是作为一种动作的“众人散去”,将“众人散去”置换为作为声音的“一片蝉鸣”。在《世纪之门》中,从对“黑色手指”、“失血的指针”、“落日”这些意象的渲染到对“布满广场的阴影”的描述,通过动作与声音的置换,形象而生动地表达了众人在争先恐后和混乱中噪嚷着逃离世纪之门那“布满广场的阴影”的情景。
它的墨绿根脉
同信息时代的谎言
一样,四处扩散
……
城市沼泽的硫磺地带
始终有一堆篝火升起
            ——《蓝房子》(《青年作家》2011年第11期)
    在这首《蓝房子》中,“谎言的扩散”是引申义,而“墨绿根脉的扩散”属于本义,前者通过后者引申而来,但郝剑峰反其道而行之,由前者而后者,用“谎言的扩散”来描述“墨绿根脉的扩散”,将引申义还原为本义,诗歌的语言表现力得到了提高,达到了增强诗歌陌生化表达的美感效果。
    郝剑峰具有独特的、区别于寻常的将物体、物象拟人化,或者将人拟物化的能力,他能够通过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式和不同的途径,实现人与物的互换与转化。郝剑峰善于赋予静物以动作,具有独特的诗意地改变事物形态的能力。他能够深入事物内部,越过事物的表象,深入事物的核心和本质。他具有通过语言凸现事物张力,并将其发挥到近乎极致的能力。
夜仍在照耀
窗户爬进睡眠
获取光却背对明镜
一枚钉子的记忆更为深沉
它穿越这座城市的母体
……
             ——《节日夜景》(《上海文学》2010年第12期)
    《节日夜景》这首诗的语言艺术是比较精妙的,这不仅体现在郝剑峰通过对特别的某种节日场景的精准把握,赋予“夜”以能量、活力和动感,给予了“夜”“照耀”的功能,从而把“夜”从黑暗的、沉寂的、阴滞的通常意义中解放出来,而且,郝剑峰还通过将作为静物,但具有开启的隐藏含义的“窗户”拟人化,赋予其动态、动作,“爬进”具有梦幻色彩和梦幻气息的“睡眠”,从而将节日夜景表现得淋漓尽
致。
……
动词罂粟般发育
手套指引道路
我们陷于起伏的和平
活在没有打开的伤口
 
而灾难不断打动我们
那么多人同时去天堂集合
我们穷于拯救的艺术
只剩下最后一片森林
有几棵树在看着我们
……
——《灾难年代》(《诗江南》2010年第5期)
    这首诗,不仅将事物“动词”拟人化,而且也将物件“手套”拟人化,将“动词”和“手套”分别指向了一个动作。“动词”是具有动性能力的词,而“手套”,可以作为手的延伸,“手套”上也有“手指”,这“手指”自然就具有了指向和指引的功能。“动词”动作着,“罂粟般发育”,以一副沉迷的、迷离的和充满诱惑的姿态,在自我迷狂中逐渐沉沦地改变。“手套”“指引”着“陷于起伏的和平”和“没有打开的伤口”,把“灾难年代”非同一般的、沉重的、残酷的和凄厉的隐忍有力地揭示了出来。
你没有如期到来
医院的内心空洞如霜
……
是病人治好了医生
在冬季的防波堤后
冰刀是我们生活的支点
    ——《忍冬花》(《诗江南》2010年第5期)
    “医院的内心空洞如霜”,不仅在于赋予医院以人(医生?)的属性,而且,还用了一个极具诗意、与后面的诗句和该诗的主题相呼应的比喻:空洞如霜。忍冬花即金银花,一种药材。“空洞如霜”与后面的“冬季”、“冰刀”相呼应,融为一体,指向主题。
沉闷的桥墩以面拂水
阻档着泥沙,像我们的肺
频繁地过滤空气
充满鼓风机的节奏
而我们仍然站着
以诡异的面具
以母亲优稚的曲线
以一辆破旧卡车的风度
感受这个世界曾经
带给我们的温暖和幻想
……
或许天空生了病
难以鸣叫、哮喘的鸟群中
乌鸦是一种特别的鸟
始终衬托着无畏的雪
黑色曼陀罗般炫目
如同魑魅手中的莲花
同样以纯洁的名义开放
——《物语与战争》(《青年作家》2011年第11期)
    此诗中,“沉闷的桥墩以面拂水”和“天空生了病”是拟人手法,而“我们……以一辆破旧卡车的风度”这是以人拟物。
《物语与战争》赋予作为静物的“桥墩”以“沉闷”的情绪,并且恰如其分、不露痕迹地赋予了它一个“以面拂水”的动作,使诗歌顺其自然地过渡到:
像我们的肺
频繁地过滤空气
充满鼓风机的节奏
    紧接着,我们“以一辆破旧卡车的风度”,“感受这个世界曾经/带给我们的温暖和幻想”,为什么会“以一辆破旧卡车的风度”呢?答案在诗歌的最前面几句——物欲如同怪兽一样毫无节制地变形、膨胀,核辐射、酸雨、瘦肉精……,各种有毒、可怕的场景已经来到眼前,坚决而无情地侵蚀了我们曾经的“温暖和幻想”。
郝剑峰也具有通过词汇的各种特殊重组,改变惯常的语言结构和方式,使语言发生一定程度的扭曲、变形和变异,由此改变语言的性质、形态、角度和方向,激发词汇之间、语句之间更大的张力,在词汇、语句的互相碰撞下释放出更多美感的能力。
雪的暴动越过
天空长久的静默
而比雪巨大的
永远是雪上面的天空

雪还在下
以君临天下的气势
像无数白色音符
组成的交响乐
黥吞世间创造的果实
萎缩的铁锤打天空
道路隐入鸟之梦
那些被冰封无家
可归的蚁群在等待
食物、光明和热量
此刻一天的终点
    ——《2008:雪的纪念》(《星星诗歌半月刊》2010年第11期)
    这是一首写雪的诗,雪无疑是柔软的、飘逸的和缺乏力量的,然而,郝剑峰在诗中通过词汇的特殊重组,赋予了雪“暴动”、“君临天下”这样的坚毅、强硬和力量。“雪”的惯常含义已经被瓦解,被改变,被颠覆,甚至已经变得完全相反。
    此诗中有颇具独创色彩,相当具有趣味的两句:“萎缩的铁锤打天空/道路隐入鸟之梦。”在词汇和语句的表达方面,这两句不仅与其前面差距甚远,而且,这两句本身,其内部的词汇之间和语句之间,同样差距极大。坚硬得难以磨损的“铁”被“萎缩”,这样具体可感的、体积极其有限的“铁”, “锤打”抽象的、非实体化和无边界的“天空”,具体、实体的“道路”,被抽象、朦胧的“鸟之梦”所隐藏。“铁”被变形,既被强硬地变小(萎缩),又被无限地放大(锤打天空),“道路”被雪“暴动”、“君临天下”地隐没,诗歌通过对“铁”和“道路”的被改变,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极其强烈地暗示了出来。
从土楼升起的炊烟
穿越一个时代
在城市的屋顶
凝结成一层灰霜
我们挖掘煤的睡眠
和歌颂土地的压力
……
阳光下的梦
白白的很冷
——《早春》(《星星诗歌半月刊》2010年第11期)
   “炊烟”变成了“灰霜”,“煤”的“睡眠”被“挖掘”, “土地”的“压力”被“歌颂”, “阳光”下的“梦”,是“白白的”,“很冷”。“炊烟”由气体的变成了固体的“灰霜”,物态发生了形状方面的根本变化,而且,还伴随着一种灰暗的色彩。“煤”被赋予“睡眠”, “煤”的形态发生了扭曲和变异,而这样的扭曲和变异的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产生张力,焕发出美感的过程;“睡眠”被“挖掘”,进一步增强了扭曲和变异的程度,词语、词性被进一步冲击、撕裂,张力加大,美感进一步得以凸显。“梦”被“阳光”修饰,被赋予惨白的色彩,因而“很冷”——在“阳光下”矛盾地“很冷”,这就是“早春”,刚刚脱离肃杀的、萧条的和冷酷无情的冬季的“早春”。
你看见被毁的头发
它来自昨日的眼睛
一颗星划过农民的睡眠
粮食始终是夜的目标
你播下雪花般的自由
脸颊被切割书写
……
在暗哑的耳廓
春天成为多余的季节
——《春天的葬礼》(《上海文学》2010年第12期)
    在郝剑峰的诗歌中,我经常看到“睡眠”这个词,《早春》中有“我们挖掘煤的睡眠”,《节日夜景》中有“窗户爬进睡眠”,而在这首《春天的葬礼》中,也同样用到了这样一个独特的、具有某种象征意义的意象——“一颗星划过农民的睡眠”。
《节日夜景》中,用“睡眠”来诏示节日夜景的梦幻色彩和梦幻气息,《早春》中或许是用“睡眠”来改变物象的形态,而在《春天的葬礼》中,“睡眠”是最接近其原初涵义的,但在“一颗星”的“划过”中,盲目、混沌的“睡眠”被星的光亮中所蕴含的希望所唤醒,因而“睡眠”获得了更高程度和更高层次的审美意义。
   “粮食”、“夜”与“目标”搭配,“雪花”修饰“自由”,“切割”与“书写”同义登场,每一个词汇,都不再具有独立的意义,都只是指向中心的一个符号、一个部件,它们相互混杂、交叉和覆盖,生成了一个有机的、不可分割的整体性中心语义系统。
    这样的一个语义系统,最后定格在:“春天成为多余的季节”。
哦,青花瓷空洞而鬼魅
止于大海高贵的遗骨
异国的天空没有边界
钢铁惊醒驿站的马铃
山川从前方压迫我们
速度正命名整个时代
书信无往而不至
却承载着更多离别
一切与大地有关
我们都是重力的囚徒
一只铁皮乌鸦
在天外俯视芸芸众生
    ——《重力的囚徒》(《诗江南》2010年第5期)
    一只铁皮乌鸦?一只天外的铁皮乌鸦?一只俯视着芸芸众生的铁皮乌鸦?没错,这就是郝剑峰的诗歌《重力的囚徒》所呈现出来的现实:一种严格区别于惯常的语言结构和方式的陌生化表达的,建立在艺术化的真实之上的更加植入生存处境和生命状态的现实。
    我们都是“重力的囚徒”,一只怪异的铁皮乌鸦,一只居高临下的铁皮乌鸦,一只从天空压向我们头顶的铁皮乌鸦,这难道不是关乎时代和生存的最大一个象征体?还有什么比这更深入时代的隐秘?还有什么比这具有更强烈的张力和更厚重的美感?

                               2012-3-31
     原载 《上海诗人》2012年第6期 
    
 
象征或时代的隐喻(原载《上海诗人》2012年第6期) - 张修林 -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上海市作家协会

    上海文艺出版社主办

     

  

 

    名家专稿

 

    004 清海湖(外六首)                         周良沛
    008 诗七首                                          傅天琳                  
    016 想念曲(两首)                            苗得雨

 

    上海诗人自选诗

 

    015 没照过人影的河(组诗)                   孙 

    021 我的小诗(十首)                             吴欢章

    023 经验一只落难鲸(外八首)                铁 

    027 我的江湾,我的湿地(组诗)             奚保丽

    030 所有光都抱回了影(三首)                 李 

    032 看见青海(散文诗五章)                     赵春华

 

    华夏诗会

 

    034 滩涂,今夜我把你铺成一张纸(组诗)(广东)刘 

    038 六月,有人作诗未遂(组诗)       (北京) 殷晓媛

    040 温暖的夹角(组诗)                  (河南)张洁

    043 啊,平原!(组诗)                (江苏)还宝生

    045 在时光中独语(组诗)              (浙江)木 

    048 从一所废弃的钟楼里走过(组诗)    (安徽)李星涛

    049 夜雨(三首)                      (甘肃)樊海霞

    051 自然的读者(外三首)              (江西)王丽磊

    052 回望母亲(组诗)                (重庆)西河松籽

    054 在泥泞中失声(组诗)              (陕西)罗 

    060 雪还在下(五首)                  (台湾)王 

    062 雨从四月下到心里(外四首)        (贵州)河 

    064 新阳关三叠(组诗)                (新疆)李文强

 

    诗与诗人

 

    066 坚执乡村写作的城市诗人                    王晓兵

    069 象征或时代的隐喻                        张修林

    075 沉思?植物性?暖的抒情                    戴 

    079 已上层楼,再上层楼                          孙琴安

 

    特别推荐

 

    082 临水而居(外六首)                        陈晓霞

    086 路过周瘦鹃紫兰小筑(外一首)              刘 

 

    散文诗精粹

 

    089 二十六章                                 陈劲松等

 

    浦江诗风

 

    099 诗的回首(三首)                          吴宗锡

    102 我们的春天(外一首)                      李洁羽

    104 生理的辩证(外一首)                      钱幼树

 

    旧诗新韵

 

    105 词三首                                    郁钧剑

    106 随缘杂拾                                  邹身坊

 

    老照片

 

    107 过眼诗坛                                  桂兴华

 

    诗人手迹

 

    封二                                          雷抒雁

  

    读图时代

 

    封三                                          诗/摄影


  评论这张
象征或时代的隐喻(原载《上海诗人》2012年第6期) - 张修林 -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转发至微博
象征或时代的隐喻(原载《上海诗人》2012年第6期) - 张修林 -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转发至微博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群星诗社
阅读(815)|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