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略谈彦一狐的诗歌精神  

2011-04-17 14:53:13|  分类: 张修林文艺理论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修林:略谈彦一狐的诗歌精神

 

                              作者:张修林

 

对诗人彦一狐,我了解得并不多。受朋友嘱托,要我谈一谈彦一狐的诗歌。这些年不怎么写诗歌评论之类的东西了,能否写得出来,心中没底,但既然答应了,只好硬着头皮粗略地谈点儿印象。

读了一些彦一狐的诗歌,从这些作品中完全看不出一点女儿态,没有我们习以为常的小女子的那种细腻、温婉和忸怩作态,而给我一种比较粗粝、强烈、直接和冲击的感觉。较为深刻的印象就是,这些作品基本上有着一个共同点,即它们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应有的诗歌精神。

在异化逐趋严重的时代,权力与金钱同流合污,席卷着社会的每一个角落和毛孔,不断蚕食、瓦解着精神的领地;物质欲望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大限度,这就凸显出两种极端,一极是嚣张、疯狂和残忍,另一极是呆滞、迷茫和绝望;自然生态和社会生态呈现出一种紧张、脆弱、错乱的气氛;太多的作家和诗人在摇尾乞怜、在狂欢、在娱乐至死,在骨骼钙质的软化中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甚至还有象余含泪那样的,不以为耻地以文化大人物自居。在这种背景下谈诗歌精神,似乎,已经完全不合时宜了。

在这样的时代,坚守诗歌精神,本身就可谓一种奇迹。我认为,彦一狐诗歌的可贵之处,主要就体现在在一定程度上坚守了诗歌精神。

何谓诗歌精神?在我看来,诗歌精神其实也就是最具有普遍性的人文精神,即指诗歌应当具有的人类良知、社会关怀,生命价值和意义的追寻和探索,以及坚守真实、崇尚真相和真理的精神。

彦一狐的诗歌精神,一定程度地表现了人类良知、社会关怀。

不善于把祖国挂在嘴上

却习惯在黑夜里悉数你的经络

有人说你是地球之肾

殊不知你是一位贤良的母亲

躺在你博大的胸怀我常常梦见天上的繁星

面对一条血吸虫我永远学不会沉默

阳光忽明忽暗

文字已在何时泥牛入海

携一首诗进入湿地

…………

地球依然在不停地旋转

从白天转入黑暗

会不会把人类旋转到无底的深渊

太阳是否永恒,我们久居其中

譬如在水里强健起来的爱情

可否还能坚持到下一个黎明

这几句摘自彦一狐的诗歌《湿地》。从通常意义上讲,“湿地”是生态的、宜居的、多样化的指称,与自然息息相关,但在这里,彦一狐赋予“湿地”的意义远远不仅是自然属性,更重要、更深远的是一种社会生态、社会属性。这首诗既有“面对一条血吸虫我永远学不会沉默”的人类良知,也有“携一首诗进入湿地”的梦想和“可否还能坚持到下一个黎明”的忧患,折射出彦一狐的人类关怀精神。

誓言如同瓦砾,咀嚼着柔软的身体
      用来记忆的
      只是天空弹落的碎片
      黑色的翅膀
     飞越一个个颤栗的梦想
     我不得不抱紧最后一滴水
     洗涤死亡的痕迹
    在干裂里,打捞粗鄙的词语

——《惊闻“银川之肺”宝湖告急》

这首诗与《湿地》同样有对着人类处境、生存环境的忧虑,但不同的是,它的主题要直接一些,更多地指向自然本身。诗人对自然的体验更为直接,甚至有些绝望:“黑色的翅膀  飞越一个个颤栗的梦想”,“抱紧最后一滴水洗涤死亡的痕迹”。这样深层体验的“直接”和“绝望”,强化了此诗的批判功能。

梨花桃花的绽放
       到底还有多远
      不曾想把你列入百狐
       你却无意中拉响了
      母子间的宿命
      九刀,能否刺醒一个国家
      让那些不知道疼痛的花
      被风一朵朵吹散

——《被儿子刺杀的母亲》

    《被儿子刺杀的母亲》,是对新近出现的一个新闻事件有感而发。这个由于儿子觉得母亲未及时给他寄钱,将刀子残酷地、连续地刺向母亲的新闻,并非仅仅一个简单的新闻事件。在彦一狐的这首诗中,它不仅折射着这个国家和民族的教育环境,而且还表明在人性和情感方面存在着巨大的隐忧。

彦一狐的诗歌精神,还表现在具有一定的追求生命价值和意义的探寻性。

是的。天已经凉了

我还攥着夏天的一团火焰

那是你高举的火把

尘世里,一直找不到的那间空房子

…………

金环玉佩

敲疼了那些礼教的狰狞

裹脚布纵有千尺

无法阻止你策马迎风

鉴湖女侠啊

危局如斯,你提着头颅在刀剑上行走

——《血,一直在流——寻秋瑾故居》

很显然,这是一首写近代史上最著名、最决绝、最刚烈的女英雄秋瑾的诗。秋瑾追求生命价值、追求自由的精神,感天动地,足以让这个民族、让男人羞愧难当。“我还攥着夏天的一团火焰  那是你高举的火把”,可以看出,诗人的灵魂由此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将自己的生命融入了探寻“尘世里,一直找不到的那间空房子”之中。

风以光的寓言

诠释了一个转瞬即逝的浪漫

我独坐着,幻想

这是地球的最顶端

太阳,抛下几束眩光

毅然决然

去征服另一边 黑暗

…………

我的太阳,就在东边

决绝地冲出地平线

风,迎面将阳光吹散

明媚了整个夏天

我独坐着

依然

——《我的太阳》

《我的太阳》,体现了诗人彦一狐对追求生命价值和意义的毅然决然的态度。生命的价值在于自由,在于征服“黑暗”。无论外部世界多么无奈,多么呆滞,多么黑暗,多么血腥和多么罪恶,心中盛放着一个决绝的、冲破“黑暗”的“太阳”,生命的意义就破壳而出了。

彦一狐的诗歌精神,也表现出了坚守真实、崇尚真相和真理的趋向。

 

很多次我卸下浓妆

只为迎接一个艳阳

江湖之上,也有人百步穿杨

却无法推倒一堵老墙

将黑夜劈开

就一定有一个白吗

——《血,一直在流——寻秋瑾故居》

“卸下浓妆”,回归真实、真切;撕开历史和现实虚伪、狰狞和残酷的面纱,尽管难以“推翻一堵老墙”、“将黑夜劈开”,但只要拥有“迎接一个艳阳”的渴求的心灵,就能够置身真实,在怀疑和批判中接近世界的真相,从而一步一步向真理和理想靠拢。

 


又一次说到黑
       你们一个冲锋陷阵
      一个,埋伏在战壕里面
     夜路的两边贴着湘乡市的脸
     有一句话我一直没敢说出
     渣滓洞里,我有可能叛变


——《夜行湘乡》

这是彦一狐的《夜行湘乡》中的一段。对待事物,不能仅仅看到事物的表象,不能仅仅从惯常的、被篡改和屏蔽的角度去认识和阐发。拨开心中的迷雾,在内心的冲突中怀疑,不也是一种接近事物的真实和真相的途径吗?

 

                    2011-4-16于洼垴

  评论这张
 
阅读(1171)| 评论(3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