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新浪杂谈]热贴:我们这个时代其实没有文人  

2009-06-30 07:43:25|  分类: 存档:与我有关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浪杂谈]热贴
          我们这个时代其实没有文人

                                                                                       作者:四洗王子9098

           诗人、作家、评论家张修林在《谈文人》一文中对“文人”作如下定义:并非写文章的人都算文人。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严肃地从事哲学、文学、艺术以及一些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的人,就是文人,或者说,文人是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更多地描述、研究社会和人性的人。(来自百度) 

   如果从这个定义来看,当今国内那些以文人自居或者我们已经习惯将其视为文人的不少人,其实都是些伪文人:尽管他们在文字方面的造诣以及因之带来的收益有着浓厚的“文”的标签,但他们就像浑身痞气的孙红雷再怎么戴眼镜也戴不出书卷气一样,因为他们的骨子里,少的就是“严肃地从事哲学、文学、艺术以及一些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的态度,因为缺少这种“严肃地”态度,他们也就不可能做到“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更多地描述、研究社会和人性”。 

   例如我们的余秋雨先生,这个喜欢“大”、追求“大”、随时处心积虑挖掘“大”乃至终于被一批捧臭脚的誉为大湿的作家,其所谓的人文情怀与他口口声声的“大爱”,其实不过是站在事不关己的角度,通过对他人生命完结的“高度概括”来实现他歌功颂德的目的。“一将功成万骨枯”是其骨子里颠扑不灭的哲学,尽管有时他会假惺惺的看着古迹上的残骸对着落日垂泪,但面对现实,当他意识到有人的死可以为他提供表白效忠的机会时,他绝不会放过!所以,他会含泪劝告家长别再为自己孩子的死为难Z府,所以,他会给那些死去的人拼命戴高帽子让人们觉得他们死有所值——反正他老先生的家眷蛮好,他老先生自己也蛮好!虽然他也会摆出一副为了中国人民誓与敌对分子战斗到底的架势,但这个,不过是老余把当年小余最擅长的表演再山寨版一回罢了。 

   有了这样的大湿,伪文人中冒出个把小丑不奇怪,冒不出来才奇怪呢! 

   你看人家大龅牙于丹大婶儿嘴里动不动就讲人心的内省,强调内在的修为,但自己的领口却有越来越低的倾向,还动不动就在央视龇着一口龅牙嫣然一笑。真不知道如果孔子在天有灵看到于大婶儿的乳沟会怎么想?非礼勿视?可丫正上课呢!老师讲课,学生可以顾左右吗? 

   不怕长的丑的,就怕丑还多作怪的。但多作怪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提供舞台的!正所谓:楚王好细腰,宫人多饿死。央视爱鱼蛋,观众没法办。 

   郭敬明小弟弟,天赋异禀——不知怎么就秉承了余大湿睁着眼睛说瞎话、老子从来没有错的风格,并因此获得众多苦于天下文章一大吵,但是惟独不会抄的读者的青睐,更不得了的,是因此连王蒙老先生也刮目相看,抛出了橄榄,的枝,此举不亚于王蒙先生当年的名作:组织部来了个年轻人——作协来了个文抄公。这彻底颠覆了抄袭可耻的传统观念,而从王老先生力挺的态度琢磨:有多少作家还是清白之身真是耐人寻味。 

   所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可还真没见过这么理直气壮的! 

   到底是因为为老不尊造成了为少不敬,还是由于为少不敬逼得为老不尊,这在如今还真有点鸡生蛋蛋生鸡的意思。 

   不过从整体来看,老同志们的力量还是颇大的。瞧,连号称一百多岁的文怀沙老爷子也坐不住要出来抛头露面了。要说这老文也有意思,以国学大湿自居,却忘了国学中最基本的教诲: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就算没有一百岁,那也比七十岁大好多吧?怎么身上看不出一点不惑、知天命、耳顺、从心所欲,不逾矩的精气神儿呢? 

   所以有个叫李辉的站出来质疑了,质疑沙爷的出生年月、真实身份、专业水准、学术价值,其实从前边所说的文人的定义来看,李辉的行为倒是像个严肃的文人所为,没想到半途中又杀出个易中天挡箭。这个以解读三国成名的学者俨然一副站在另一个高度的架势,用其最为擅长的套词法给李辉给了个“道德飙车”的评价,说到底,也还是要维护传统权威那一派说辞,与其对曹操重结果不顾及手段的肯定如出一辙。 

   如此文人,何堪人文? 

   所以王兆山写出做鬼也风流这样的玩意儿并不奇怪,他只是比上述老几位更迫切、同时却又缺少了谋略一些,但骨子里,这些文人都是宋江渴望招安希望借此光宗耀祖的那类货色。 

   即使是金庸,也不例外。 

   所以可以说,我们这个时代其实没有文人,或者说,真正的文人我们见不到。 

来自:http://bbs.ent.sina.com.cn/thread-9-0/table-792071-2906.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50)|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