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李庆福:筑起大中华诗歌体系的大厦  

2008-01-07 08:53:28|  分类: 存档:与我有关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筑起大中华诗歌体系的大厦

                              ——著名青年诗论家邹建军访谈录

 

                   作者:李庆福

 

邹建军先生既是我的良师也是我的益友。多年来我们一起工作,一起学习,也共同编过诗选,共同谈过未来。近来由于工作调动,生活繁忙,我们很久没有在一起谈过诗了。趁放了寒假的机会,我登门拜访了他,两人一谈又是一整天。自然,谈的话题又是离不开诗,连在饭桌上我们也是一边饮酒,一边品诗。下面是我们谈诗记录,也算是诗的对话了。

 

李:邹老师,近年来,你辛勤耕作,成果丰硕,在文学创作与研究上颇有建树。年过三十,就出版了好几种著作,在国内外报刊杂志上发表学术论文近五十篇,并提出了一系列的理论主张,在海内外诗坛上享有盛誉,还被称为“风云人物”。我想请你谈谈你的诗歌理论主张是建于什么目标之上的?

邹:这些年来,我几乎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诗上了。你知道,我这个人没有其他的爱好,在几近隐居的书斋生活中,除了教书就是读书。也就是始终不懈地研究新诗,关注着海内外华语诗歌的发展。文艺界和学术界对我的论述,也的确有比较高评价:说我扶持过一批中青年诗人的成长,在诗学研究的某些领域具有开拓性的贡献。在我自己看来,是评得有些高了。我的理论目标不在于这些,而在于最终建立大中华诗歌体系。现在还很难说已有什么理论体系,而只是提出了自己的不同于他人的见解而已。我的一切的主张,都是建立在建设大中华诗歌体系这个总目标上的。

 

李:请你具体谈一下,什么叫“大中华诗歌体系”?

邹:中华新诗是“五四”运动前后,主要受到外国诗影响而发展起来的。八十年代前,我们所谈的新诗,仅仅是局限于中国大陆上的新诗。其实台湾、香港、澳门以及海外的新加坡、印尼、菲律宾、美国、澳大利亚、北欧等国家和地区,也有不少用汉语创作的新诗。因此,改革开放开始以后,中国新诗的内涵得以扩展和延伸。新诗不再是一个地域性的概念或一个种族性的概念,应统称为“华语诗歌”为妥。华语诗歌不单是指中国人写的诗,也不单是指天下华人所写的诗。凡是居住在地球上的人,不管他是什么政治主张、宗教信仰、生活习惯,只要他是用方块汉字创作的诗,就是华语诗歌。目前,用中文写诗的,当然以中国大陆和台湾、香港为主体,这是华语诗歌发展的中心和基础。在东南亚的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在美国、加拿大、北欧及澳大利亚,都有相当数量的华语诗人在创作自己的诗歌。他们创办有不少华语诗报。如新加坡的《赤道风》,菲律宾的《千岛诗刊》,美国的《诗象》、《一行》、《新大陆》诗刊。华语是一种被地球上五分之一的人口所广泛运用的语言。在运用的广泛程度和被各国人口所认同的程度上,恐怕只有英语可以与之相比。各自独立的生活、社会、风俗、文化,以及各民族道德、价值观、审美观的差异,就使不同地区的汉语在词汇、语意、语调、语式方面都产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异。我们从近十五年来各地华侨的文化交流中,可以明确地感觉到。我想,如果各国华语诗歌文化相互之间进行广泛的交流,互为涤荡,取长补短,共同开拓诗歌的表现领域和形式规则,那么整个世界华语诗歌的大体系就会形成并显出相当的威力。我深信,21世纪是中国人的世纪。中国政治、经济、军事、文化走向世界已成定局。21世纪的华语诗歌也必然是世界性的诗歌。历史要求我们,不这样走也不行,因为这是一种必然历史潮流。我们将世界各个角落的华语诗人联合起来,维系在中华民族这面旗帜下,团结在汉文化这座宝塔下,共同组成华语诗歌创作和理论研究的文化大家庭。如果各国的华语诗人们相互呼应,共同发展,我中华诗歌定会更加昌盛,更加辉煌。这就是我所倡导的“大中华诗歌”的基本概念。

大中华诗歌并不是某个人的心血来潮和异想天开。它是基于这样一些事实:一是华语诗歌已不是一族一国之范围,而且有了以语系为分界的可能。由于长期的历史变迁,华侨相对集中地散居在世界各国,并形成相当的社会文化势力。近百年来,已有相当的华语诗人创作了大量诗歌,并形成特色。二是十五年来我国的改革开放政策,促使各地华语诗人之间的交流频繁,并形成了良性循环,已产生了初步的成果,打下了建立华语诗歌大体系的基础。三是21世纪中国的目标要求中国从各个方面进一步同目标接轨,中华诗歌必将是一种开放型的、多层次性的世界性的诗歌。大中华诗歌的建立不仅符合发展的趋势。而且也符合中华民族的根本利益。我们在建立政治经济大国的同时,也需要建立一个文化大国。而文化的力量将会更巨大和永久。因为文化有时是无国界的。大中华诗歌的核心是维护中华民族的统一和强盛,是建设中华东方文化的精神家园;它的落脚点在于诗歌的现代化,包括思想意识和艺术体式要和国际公认的标准同步发展;它的实现途径是广大华语诗人的多层次的、长期的广泛交流和共同开拓。我认为大中华诗歌是天下所有用汉字写诗的人们都能共同接受并拥护的一面精神旗帜。

 

李:邹老师,你这真是一个具有大气魄、大眼光、大力量的诗歌和文学主张。目前,这个理论见解已经引起广泛的认同和较大的反响,我为您感到高兴,也为我们的中华诗歌而感到高兴。为了建立大中华诗歌体系,你的具体实现方式有哪些呢?

邹:为了建立大中华诗歌体系,我曾提出了一系列具体的主张。我首先注意大陆诗坛,因为它是主体,我提出了“重建真诗标准”的主张。一段时期以来,诗坛比较混乱无序。诗的价值标准也如此。人们弄不清什么是真诗、假诗;什么是好诗、坏诗,无所适从。诗的本质在于从生活中发现具有独特性和独到价值的诗美。诗要讲究技巧,但技巧的作用不是让情绪无阻碍、无限制地渲泄,不是让自我在那里疯狂地大喊大叫。真正的好诗要让思想感觉蜕变成精致的意象,用意象的组合来含蓄而饱满的说话,让语言有节有度的艺术布置来形成美的节调、美的结构、美的形体。真正的诗,是新鲜充沛的诗和高度精致化的艺术体式的完美统一体。诗是一个人的生命哲学,人生宗教和性格精神。它是一个人的心灵的艺术凝聚和艺术造型。它是以感觉为芽、以生活为根、以情感为脉、以技巧为枝、以意象为叶的灵感之树。所以我认为真诗的标准就是真、善、美的统一,只不过需作进一步的解释。我觉得抒情诗,更靠近诗的本质。抒情诗讲究“情真”、“意藏”、“象美”、“言凝”,这是我近年给好的抒情诗提出的要求,可以标之为抒情诗艺的“八字标准”。“情真”即意识严正,内容真实,情绪纯粹,情感真挚;“意藏”即以象运情,情在象中,情意相融,明朗含蓄;“象美”即意象精当,深具美感,读者品之,醇厚诱人;“言凝”即言少意丰,语警义精,语调平正,洗炼可铸。

 

李:你的这个八字标准真是太好了。你的这个八字原则,我曾在你的好些论文里读到过。我认为这两年出版的《中国朦胧诗纯情诗多解辞典》以及三套21本的世纪诗丛,也就是按此原则编选的吧。

邹:不错,我是尽力按照自己所提出的这个标准来选诗,不过要严格以此来要求的话那还不够。因为诗集的出版还有一些非诗的因素,靠我一人之力还无法排除。不过,《中国朦胧诗纯情诗多解辞典》一书,我是尽了自己的最大努力,现在的反响也相当不错,很受欢迎。三套世纪诗丛中有4位海外华人的诗集,也可以说是实践大中华诗歌的主张吧。我自己认为这套丛书以比较整齐的步伐追求青年性、纯粹性、先锋性和现代性。是对目前华语青年诗歌的一次有组织的集体展示,诗作是具有相当水平的,一流诗作也有不少。

为了建立大中华诗歌体系,我又提出建立严正科学的学院诗歌批评学派。

 

李:愿闻其详。

邹:假冒伪劣产品的出现,主要原因在于缺少真正的严肃公正的诗歌批评。我认为我国当代的诗歌批评有对诗人毫无原则的吹捧、在引进外国优秀诗歌理论上生吞活剥,无背景无视觉的批评较多、专横武断的大批判等四个弊端。为改变诗歌批评疲软的状态,扶正诗坛风气,我提出了“建立学院诗歌批评的五大纲领”:1、以批评家的人格修养为核心,将有无公正平和的人格、有无严肃不苟的批评心态、有无对诗歌艺术的神圣的献身精神,作为区分真假诗评家的标准;2、以作品作为判断诗人贡献大小的唯一依据;3、以思想和艺术的创造性作为评价的主要标准;4、广取博收的大家气象;5、要创作出体系化、理论性和艺术化的新的学院诗歌批评。我认为学院诗歌批评以公正性、严肃性、科学性、神圣性和建设性为最高境界。如果国内诗坛不在未来几年内真正建立起这个学派,那建立大中华诗歌体系就将好梦难圆。

 

李:那是的。只有高标准,严要求,脚踏实地,才可能实现大目标。

邹:考察近几年国内诗坛阴盛阳衰的现状后,我提出要建立一种大诗。我对大诗有独特的解释。有人认为大诗就是长诗,或认为大诗就是大喊大叫的诗,或认为大诗就是政治抒情诗。其实这都是误解。我认为诗坛历来有两种诗:大诗和小诗。为个人写出来的诗,谓之“小诗”,为人类和民族写出来的诗,谓之“大诗”。诗是人类精神世界的一个窗口,更是一个民族灵魂的镜子。我提倡诗人们多写反映时代主体精神、抒写人间疾苦、引导人向光明处走的诗歌。大诗必定是出自内心深处的灵泉之水,让人感受到一种温度;必定是出自于情之所动,让我们感受到一种湿度;必定是出于对生活现实的深层发现,让人感受到一种咸度;必定是出自对人类命运的深切关注,让人感受到一种广度;必定是出自于具有哲学智慧和文化底蕴之头脑,让人感受到一种深度。同时,大诗也必定是出自对语言有极强的驾驭力和对抒写方式有适度把握功夫之手,让人感受到一种诗的力度和幅度。大诗在外型上的特征是客观化和陌生化。大诗是一种表面平静冷峻,内里波涛汹涌的诗。大诗具有四大特征:1、反映一个时代存在于人民中的主体精神;2、关注民生疾苦,勇为时代代言;3、具有哲学和宗教的深奥;4、在艺术体式上具有开创性,能引导一个时代的诗艺潮流。

 

李:对此我也深有同感。

邹:要建立大中华诗歌体系,我认为必须注重扶持民间诗歌力量,提出了“民间诗艺领先论”,所谓民间诗歌是相对于省、市文联专业诗人的诗歌而言的,首先要关注民间诗报,大陆目前公开出版的诗歌报刊杂志只有十余种,而民间自己创办的诗报刊有百种以上。其中比较有影响的有《21世纪·中国现代诗人》、《现代汉诗》、《太阳诗报》、《东方诗报》、《诗研究》等20余种。这不仅从数量上绝对超过公开出版发行的诗报刊,就是在诗歌创作与理论研究方面,民间诗报刊似乎都有超过正统诗报刊的贡献。而且已涌现出一大批象谢崇明、冯杰、安民、张修林、杨远宏等这样有作为的诗人及诗论家。尽管民间诗人诗论家作品不够纯正,理论不那么准确、公正与科学,但可以肯定的说,中国新诗的明天来自民间。民间诗人是诗坛最具活力的生力军,建立大中华诗歌体系绝不能忽视。诗坛不能分什么正统与在野。

 

李:今天听了你的独树一帜的诗歌主张,使我大开眼界。我相信经过你的提倡和研究,经过全体华语诗人诗论家的共同努力,大中华诗歌体系的建设目标一定可以在21世纪实现。

邹:但愿如此。

 

1994年3月于南湖  

 

(作者李庆福,瑶族诗人、学者,现为中南民族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副书记)        

(原载北京《中国诗人报》1994年第3期)

转自“中外文学讲坛”http://zwwxjt.blog.163.com/blog/static/1894798220080603538649/

  评论这张
 
阅读(268)|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