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张修林的“文人”定义的系列文章  

2007-08-28 11:40:18|  分类: 存档:与我有关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修林注:我于2005年,写了一篇文章,叫做《谈文人》。该文发布后,文中关于“文人”的定义(并非写文章的人都算文人。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严肃地从事哲学、文学、艺术以及一些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的人,就是文人,或者说,文人是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更多地描述、研究社会和人性的人。被广泛引用。看来,关于文人的话题是颇为热门的。特将我的《谈文人》在此发布,并选取几位引用该定义的作者的文章一并刊发,算是一个讨论文人的专题吧。-----以后将陆续补充其它作者的文章。

               

                也说文人

                                        作者:穷庐主人

 

       8月2日的大河报上刊出一篇文章,说文人的类型。初看很有意思,作者把文人简单分为3类,认为中国的文人以司马迁敢于诤言,为真理而宁死不屈者堪当第一;以陈布雷终于悬崖勒马,勇于改正者为第二等;以姚文元长期助纣为虐而执迷不悟者为第三等。文章中,能够入作者法眼的也就这些人;不过作者在行文之初首先说到做人,说到良心,说到品德,我颇赞成此说。

    觉得作者还是写的太简单了,不免有失偏颇。我认为,文人是一个泛指,这个概念太广泛了,这个命题也不可能说清楚!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张修林在《谈文人》一文中对“文人”作如下定义:并非写文章的人都算文人。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严肃地从事哲学、文学、艺术以及一些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的人,就是文人,或者说,文人是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更多地描述、研究社会和人性的人。

    文人可能是最暧昧的一个概念。它的所指常常游移不定。在中国古代,文人泛指读书人。但在我的想象里,文人更倾向于指称那种未走进仕途的读书人。中国古代这种文人多多,魏晋诸多名士、唐宋诸多诗人词人,都可以归属文人的范畴。

先说文人的心,当然就是文心!一个没有文心的人决不可能是文人的。

何谓“文心”?“文心”就是人文之心,它是文人艺术家的文化情怀与心灵状态。宋代文人艺术家苏东坡说:“吾文如万斛泉源,不择地皆可出。在平地,滔滔汩汩,虽一日千里无难,及其与山石曲折,随物赋形,而不可知也。常行于所当行,常止于不可不止,如是而已矣!”这种由高度的文化修养所达到的创作心态,就是文人艺术家的“文心”所在。古人说,人为万物之灵,人可以“为天地立心”,这种“为天地立心”的人文之心,就是我们常说的“文心”。

    文心是质地,才学是外在表现;才,自然有高低,有大小;有才高八斗,也有江郎才尽。还不能说分类,因为文人的上品是文士,只有可以称为文士的文人,才值得品评。“士文化”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刘熙载在《艺概·书概》中曾指出:“凡论书气,以士气为上,若妇气、兵气、村气、市气、匠气、腐气、伧气、江湖气、门客气、酒肉气、蔬笋气,皆士之弃也。”这是对“士文化”的充分肯定。关于“士”和“士文化”,前人和今人都有论述。以笔者的认识,“士文化”主要是指文士文化。

    文人达到一定的层次和水平才能称为“文士”,“文士”不仅要有“文心”,还要有“道心”,既要有才有学,还要有器有识。“文士”从某种意义上说代表的是“公共知识分子”,他不仅要做到“独善其身”,还要有社会责任感与学人的良知。因此,“士文化”,在古代是一种“先进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雅人深致和博大精深的渊源所在。可以说,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是由士文化所奠造,中国历史上的文化名人无一不是那个时代“士文化”的代表。

    文人的分类,首先从最高处说起,自然是国士。“国士无双,无双国士”,国士肯定是文人中的极至;像汉初的韩信、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宋代的包拯、明代的海瑞、明末时期的袁崇焕,清康熙之周培公、道光年间的林则徐,相信熟知历史的人都不会有疑义。

    以民国时期,蒋介石身边的陈布雷为例子,不妨多说几句。陈布雷也可以称为国士的。

    陈布雷,中国浙江慈溪人。1911年毕业于浙江高等学校。同年在上海《天铎报》作记者。1920年赴上海,任《商报》主编。1927年加入国民党,历任浙江省政府秘书长、省政府委员兼教育厅长、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时事新报》主编。国民政府教育部副部长、国民党中央宣传部副部长等职。1935年后历任蒋介石侍从室第二处主任、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副秘书长、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副秘书长、最高国防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他是国民党的“领袖文胆”和“总裁智囊”,素有国民党第一支笔之称。他为人谨慎,非常熟悉为臣之道,对蒋介石或同僚总是恭敬有加,无盛气凌人的傲气。作为蒋介石“御用”笔杆,他廉洁自律,不拉帮结派,不贪污腐败,颇有“贤相”之风,被蒋介石称为“完人”。他热爱报业、想当记者,却身不由己做了高官;他位居党国中枢,大权在握,却鄙薄政治,不让儿女从政,他的子女中就没有一个国民党员。

    陈作为侍二处主任,规行矩步,清廉自律,至少赢得“清流派”的声誉。他位高权重,找他办事的络绎不绝,甚至请他帮忙开后门的亦不在少数,而陈布雷为了切断人情往来上的干扰在南京工作,则把家安在上海;战时,陈布雷在重庆工作,则把家安在北碚,与夫人王允默及子女常分居两地。。

    居住方面,陈设只求简朴、安静,反对张扬、奢侈,重庆美专街一幢两层楼房,既作办公室,又兼卧室,并有一部分房间由侍二处的职员占用。陈的日常生活异常简单。事实上,每餐也就是四菜一汤而已。陈布雷的薪水不算少,但由于子女多,开支大,生活常有拮据之感,就连蒋介石对陈的那种可怜兮兮的样子,都看不过去,曾主动劝他弄一份兼职,并表示可以帮助联系。以蒋的矫情与冷峻,这可是绝无仅有的事情。然陈一概婉拒,最后只同意接受了“中国文化服务社”董事长的兼职,原因是这一兼职没有车马费。

    1948年11月13日,陈布雷自杀身亡。这件事本来就是谜团,岂是一句悬崖勒马,勇于改正就可以草草敷衍的,我极不同意作者的观点;这样的说法太简单,不要忘了国学大师王国维的自杀,难道也是悬崖勒马,勇于改正的话可以敷衍的,相信没有人会同意这种说法的。所以我更赞同易中天先生在品三国讲荀彧的精彩片段——

   “荀彧是曹操阵营中最重要的谋士,曹操一直把荀彧视作自己的“张良”,而荀彧也确实没有辜负曹操对自己的期望,为曹操出谋划策,竭尽全力。但是后来两人确实闹翻了,荀彧最终忧郁而死。”

   “他们是有自己的理想,有自己的政治理想和道德底线的。在这样一种不能接受的情况下,他就面临着自己命运和道路的选择,怎么办?但是无可选择。他怎么呢?他现在发现曹操不是他能寄予厚望的人了,谁是?刘备是?就算刘备是,他能投奔刘备吗?他这个时候还能投奔刘备吗?不能。那么跟着曹操继续干,越帮助曹操,就是越走向自己愿望的对立面,他越帮助曹操就是越跟自己做对。他现在是不能帮曹操也不能不帮曹操,既不能背叛曹操又不能不背叛曹操,所以我称之为进退失据,而且只有死路一条。何况我们可以想象到荀彧这个时候的内心是非常的痛苦,因为对于像他这样一个有理想的人来说,世界上没有比理想的破灭更让他痛苦的事情了,所以不管他是忧郁而死,还是服毒自杀,他死前一定是非常的痛苦。甚至我怀疑,就是他自己要自杀的。”

    所以我觉得荀彧如果是我们当代人的话,他临死之前也许会对曹操唱一首歌:“千万里我追寻着你,可是你却并不在意。”他确确实实是千万里在追寻着曹操,他二十多岁就来到曹操身边,一直干到五十岁,二十多年跟着曹操出生入死,走过了坎坷曲折的道路,但是到了最后两个人翻脸的时候,那个心也是够狠的。但是荀彧没有办法,他没有别的选择,他也找不到自己的同志,因为在朝廷内部和朝廷外面,主张维护汉室的人都是反曹操的;拥戴曹操的人又差不多都是赞成曹操去封魏公、建魏国,甚至后来主张他当皇帝的;属于曹操阵营和曹操关系非常好,又反对曹操这样做的就他一个,所以他下面的那个歌应该也是很正常的:“我今生看来注定要独行,热情早已被你耗尽”,虽然在梦里,曹操曾经是他的唯一。而此刻荀彧却只能一遍一遍地问自己:“你到底好在哪里?好在哪里?”他只能一遍遍地问,你到底好在哪里?我为什么要追随你?(引自易中天先生品三国)

    我觉得不必要再对他们的自杀解释什么了,我认可“情同此心、心同此理”的说法;我更觉得简单的说每一个人都是不负责任的,文人又岂是可以说清楚的?     国士真正是文人中的上品,也许文人心中都有一个国士梦,然而“江湖有谁知国士,市井容汝做诗人”,所以才有了才士,才有了诗人,许多诗人之所以出类拔萃,正是因为国士的梦不能实现,才有了诗赋悬日月的屈原,才有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李白,其实中国传统的圣贤之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文人在用舍行藏之间生活着,如果非要论个高低,哪能这么容易?

 来自: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91b5bf010009sf.html

 

                        文 人 的 价 值 与 使 命
                                          ——对当代社会文人的一点思考
                                                    作者:曹哲

        摘要:作为文人,我们在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来对世界和人类贡献着自己认为最宝贵最有意义的东西。可是我们不能让世人陪着我们兜圈子,我们要给他们以指引,让他们通过我们的作品来看世界,让他们通过我们的作品在生活中感知幸福和快乐,消除他们生活中的无知和困惑,而不是一味地展示自己对丑恶和不公的诅咒与牢骚。
关键词:文人  社会  价值  使命
一、文人的界定
   何谓文人?文人,是一群重感情和有强烈自我意识的人。他们中有高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有较低者:“镌刻山河,雕镂人心”。他们讲究气节、注重风范,他们怀有浪漫的理想主义情怀,却不乏刻薄的现实主义;他们嫉世愤俗,在以意识为核心的时代,他们要么因为偏离甚至悖逆主流意识而失意反动,要么因为符合主流意识而在政治上得志,从而享有丰厚的物质生活和精神荣誉。中国人对“文人”概念的理解向来是十分广泛的:凡是拿笔的做学问的都是文人,也因为对科学的认识和体会来的晚,所以绝没有像外国那样把文人分成什么学家什么学家的,而是一概的称呼之。国人对文人这样的理解其实也在潜意识里蕴涵着对文人这一社会特殊群体的共性的概括和认识。 
   还有人说“并非写文章的人都算文人。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严肃地从事哲学、文学、艺术以及一些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的人,就是文人,或者说,文人是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更多地描述、研究社会和人性的人。” 无论怎样说文人是与文章不可分割的,不写文章的人自然就不能算入文人的行列了。中国的历史演变了几千年,文人也就跟着演变了几千年,从孔、孟、司马迁,竹林七贤,到唐代的李杜、高岑,宋代的苏黄、王安石,以及明清的刘伯温、李梦阳、龚自珍、顾炎武,到现当代的胡适、鲁迅、朱自清、巴金、等等。他们都可以说是中国文人的典范,他们为中国历史的发展、为中国人的健康成长提供了优秀而丰富的精神养料。
   那么今天随着时间的不断向前推移、随着社会的不断变迁我们对文人究竟如何界定呢?如今是一个各方面信息都相当密集,各个概念都相当具有包容性的时代,文人的概念也不应当仅仅局限于文字写作这一个方面,它应当扩大到整个文化传播的范畴之中。那么我想文人的概念应当这样进行一个定义,那就是具有一定的知识水平,从事文学创作或从事与文化传播相关的专职人员或者业余的文学、艺术、文化爱好者。这样一来,凡是与文化活动沾边的人都应当归入文人的行列了。
   肖涛生先生在他的文章《解读中国文人》中说到:在中国的历史大舞台上,有这样一群人,以笔为步,不管社会怎样动荡、剧变,他们总是最深情投入的角色,血泪直书着亘古不移的家国情怀和人文理想。他们前赴后继着,组构成中国历史一幅激荡壮美的长卷。对此,鲁迅先生就有过这样一番感慨:“我们从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有拼命硬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舍身求法的人……虽是等于为帝王将相作家谱的所谓‘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们的光耀,这就是中国的脊梁!”


 

这里转的是该文的第一部分,全文见红袖添香文学原创,网址:http://article.hongxiu.com/a/2006-5-3/1224449.shtml

 

                      野人四篇之:文人篇

 

何为文人,XX不列颠XX书上说:man of letteis;scholar...意思是指会写文章的读书人。很明显,这犯了望文生意之错。
       何为文人?古人说:先祖之有文德者。古人的智慧我历来都是很佩服的。以文载人...
        人情练达即文章。这个道理,张修林有这样一种诠释: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
        今日突然想起了文人,想了想历代文人。突然发觉,原来文人也是可以分类的。
       我给文人定义了三类。第一类是做人。第二类是骂人。第三类是吃人。
       作文即做人。这个道理大部分小学语文老师都会教给学生吧。但是,小学老师对这话的印象也只限于这是他小学时老师教他的吧!
        作文即做人,说起来易懂。做起老何其之难?
        由近往前推。先不说当代。沈从文、钱钟书之流是作文章如做人一样。一本<边城>道尽唯美,一本<围城>笑尽世人。如果二人没有对生活最深刻的认知,能写出这样不锈的名著么?(武侠迷注意《边城》与古龙《边城浪子》没半点关系,和黄易《边荒传说》更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差不多和他们同一代的,张爱玲,一个光为被人传诵的才女,也可算在这类人之中。《十八春》、《倾城之恋》将平凡人之间的爱情,演绎的是那么明白。即使是沙宝亮的情歌《倾城之恋》也没有小说来得经典(但比电视剧好多了。本人不咋喜欢看张爱玲的小说,一本张爱玲小说集------盗版货,区区七百来页,看了一个月才看了三分之一)。说才女,那也少不了陈平(三毛)。她的书介于自传性散文与小说之间,描写一个女子在世界各地的所见所闻。《梦里花落知多少》中那些平凡的对白,却能感动我这个和她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读者(这里的《梦里花落知多少》与04年流行的郭敬明小说《梦里花落知多少》是完全没关系的。严格说来郭的书,不只侵犯《圈里圈外》的权,也还和陈有一场官司,可惜陈早死)。
       再往前数数,纷乱的民国与清末,康熙盛世,再大历代最盛的王历年,貌似都没什么合格的人选。再往前的什么汉唐盛世,我也难得去费神了。总之一句话,这样的文人少,其可贵之处还不仅是其少。
       第二类便是骂人的。鲁迅当然是这类文人中最出名的。他骂人还不只骂一个,大部分国人都在他骂的范围之类;而且,他提出的国民性弱点,即使在今天,也是普遍的。不过要论骂人这一类文人中成就最高的是谁,那绝对算到章太炎头上了。鲁迅因骂人而死(鲁迅是因为和***有关系而被国民党残杀了的,但在他被捕前,身体状况也已经很差了,估计也最多再活过一两年。他横眉冷对千夫指,能活得长么?话说得好,千夫所指,不病而死)。章太炎却是因为他不骂人而死。有点搞不懂是吧?章太炎既是骂人这一类的文人,为什么会因为不骂人而死呢?章太炎这人有点诡异,他骂的人要选值得他骂的才去骂;他骂某个人,因为他觉得那人还可以抢救一下。但是他从来不骂袁大头,袁大头这人,连不骂人的人都忍不住要骂上几句,而章同志这个以骂人混名声的人却不骂他。这让袁大头非常气愤,于是把他逮了。最终章太炎都没骂他而被他杀了。骂人的文人,就要象章太炎这样,有所骂,有所不骂;该骂的放起胆子,丢掉脖子也不怕地骂,不值得骂的,打死都不骂。这一点,当代骂人的代表人物韩寒同志做得就不怎么到位,所以韩同志还不能算在骂人文人这一类;不过,若干年后,也许韩同志能成为我们这时代骂人文人的代表也说不一定

最后一类,吃人类。
       严格来说,吃人类文人,还可以细分为两类。第一种,以死去的名家或着正出名的人物吃饭的那种,如易中天。易中天有点痞,他的经典言论:嵇康喜欢打铁,难道就是铁匠;葛亮种过地,,未必就是农民。当时听他说这话,我就在想,易同志虽然上过讲坛,著言立说,却未必就是文人了。后来,再仔细想时,就把他归到这一类来了...不过这一类,听名字有点恐怖,但实际上却没什么大害。这年头喜欢吃快餐的人多了。他自己没工夫去吃那些名家,也就只能吃点这些被吃人类文人嚼过的快餐,而且还有口气...说白了,都是讨口饭吃。当然,象野人我现在的行为,也算在吃人之内;不过野人我不是文人,也就不怕戴上吃人类文人的帽子。
           最后这半类,是最恐怖的,也是危害最大的。一个这样的文人,危害甚至比的上希特勒。
           代表人物:李斯。李斯很有才,这我不得不承认,而且知道他的中国人也不会否认(事实上希特勒也很有才,没才的人怎么能搞得出那么大的祸害)。李斯这人是个愤青,愤到何种地步呢?他看不起当时所有的儒家书生。实际上来看,他也有那能力看不起当时儒家所有的人。他觉得所有的儒家学生都是不会变通,跟不上时代进步的书呆。简单说来,这些人活着都是浪费粮食。他更进一步地认为,书都是些没啥用的东西。他的态度,直接导致了“焚书”事件的诞生(又要废话了,这里说两件事:第一是愤青,也许有人要说,这会徐福都还没上RB去呢,李斯又是哪门子愤青了?其实,仇日并不带表愤青,虽然很多愤青都仇日;愤青指的是那一种愤世嫉俗的青年人。第二就是“焚书”、“坑儒”是两件分开的事,历史书上没说仔细)。这危害,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不是比希特勒弄出来的还要大得多?这类文人有何特点呢,通常,他们都和权利有关(你别把这话倒过来说:有权利的人都是吃人的,那野人罪过就大了),例如,某些位教授----“会叫的野兽”,占用学生的论文,和女学生发生肉体关系进而给她某些额外帮助之类的人。

 此文来自于:http://www.pixelgame.net/bbs/viewthread.php?tid=26012

2007年10月17日补充发布:

论“文人” :文人是个性独立的,崇高的人

                     作者:露雨

   链接:文化在线http://www.wenhzx.com/ycwx/ycwx_article.asp?id=10758

 

东南早报文章:林建全 瓷坛黑马

□早报记者许侨欣文/图

链接:东南早报http://www.qzwb.com/gb/content/2007-10/17/content_2614604.htm

 

2007年10月22日补充发布:

 

        知识分子与文人

                    作者:清风笑


       关于知识分子的定义及其与文人的区别,我一直很感兴趣. 起初我觉得,知识分子,顾名思义就是有知识没文化的群体;文人,顾名思义就是有文化没知识的群体. 在大学,我们学的很杂,广博而肤浅。于自己的专业之外反倒多有涉猎,便有了文人的味道,即文化水平较高而专业知识缺少。随着在自己专业方面的精通,通常是知识面越来越窄,慢慢地便于专业之外知之甚少了,于是便似步入了知识分子的行列。如果按这种理解,那么理科学生是最容易成为知识分子的。但文科学生也有自己的专业,也未必就是我理解的文人。  

       于是我在百度上搜了一下。关于知识分子的定义,国外的主流看法是,知识分子是受过专门训练,掌握专门知识,以知识为谋生手段,以脑力劳动为职业,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群体,是国外通称“中产阶级”的主体。目前,国内学术界一般认为,知识分子是具有较高文化水平的,主要以创造、积累、传播、管理及应用科学文化知识为职业的脑力劳动者,分布在科学研究、教育、工程技术、文化艺术、医疗卫生等领域,是国内通称“中等收入阶层”的主体。知识分子作为一个政治性的概念和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阶层将长期存在,最终将随着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以及工农之间、城乡之间、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之间差别的消失而消失。

       显然,两种定义都认为知识分子以脑力劳动为职业,区别在于国外关于知识分子的定义侧重该群体对专业知识的掌握,而国内则着重该群体对文化水平的要求。我觉得国外的定义更客观,这也与我们现在社会的现实是一致的。如果根据国内的定义,我们很难区分知识分子与文人。

        怎么界定文人呢?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张修林在《谈文人》一文中对“文人”作如下定义:并非写文章的人都算文人。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严肃地从事哲学、文学、艺术以及一些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的人,就是文人,或者说,文人是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更多地描述、研究社会和人性的人。

   这么看来知识分子与文人就容易区分了,而且这种区分还比较健康。  

来自:搜虎博客http://liyankuo.blog.sohu.com/62615488.html

以下二篇于2008年1月10日补充发布:

 

语文老师要有些“文人气质” 

作者: 山水

  

       在我看来,老师只能算是知识分子这个群体中的普通一员,在严格意义上说,语文老师(那些名至实归的名师教授不在此例)也称不上什么“文人”,所不同的是这个群体比其它学科教师和“文”多沾一点边罢了。因为说到文人,我总会联想起鲁迅、徐志摩、季羡林、金庸等大家。关于“文人”的界定,我想用著名诗人、作家、评论家张修林在《谈文人》一文中对“文人”作如下定义:并非写文章的人都算文人。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严肃地从事哲学、文学、艺术以及一些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的人,就是文人,或者说,文人是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更多地描述、研究社会和人性的人。 这么看来知识分子与文人就容易区分了,而且这种区分还比较健康。

         那么语文老师要有哪些“文人气质”呢?

         首先,要有真诚的人文主义情怀。说到这个问题,我想先了解一下语文这个学科的性质是什么?自1903年语文独立设科以来,人们对它的现状一直没有满意过。关于语文的性质的争论也甚嚣尘上。但是2001年颁布的《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明确指出:“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正如顾振老师所强调的“人文性必须立足语文”一样,语文老师必须具备真诚的人文情怀这一“文人气质”。用李镇西老师的话说,语文老师“在三尺讲台上通过语文教育传播人类文化精化,以行使一个知识分子推动社会进步的神圣使命。一个语文教师应该有远比‘语文’更宽阔的人文视野。”

        其实,“素质教育首先是充满人情、人道、人性的教育,一个受孩子衷心爱戴的老师,一定是一位富有人情味的人。”(李镇西)语文老师就应该是这样一个对孩子充满爱心、对生命充满尊重和关切的人。那些拥有真诚的人文主义情怀的语文老师就是这样一位“富有人情味的人。”

       其次,要有浓厚的书卷气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是很多文人共有的生活方式。确实,要求每一个语文老师都做到“行万里路”有一定难度,但是通过阅读不断提升自己的文学素养和人文视野并不是太困难的事。说到读书,很多语文名师的成长经历已在告诉我们:阅读让你不断成长并丰富着自己的生活,它赋予语文老师的不仅是独立思考的信念,更多的是让我们拥有了俯瞰语文教育的高度。当然,读书的范围可以宽泛些。古今中外,博采众收。有教育理论和实践方面的著作,有哲学类的书籍,也有不同风格的文学作品。因为读书,可以使一个人具有更开阔的眼光,这种眼光里的世界是一个更加丰富多彩的世界;因为读书,可以使一个人具有发现一切美好的能力,并在自己的精神领域,对美好的一切进行着不懈的追求;因为读书,可以使一个人形成看问题的独特视角。一句话,书的浸染可以让语文老师有浓厚的书卷气,更具备一定的人文思想和人文意识,更有“文人气质”了。

        词典里对文人的解释是:会写文章的读书人。虽然这解释有些叫人不满意,但是会写文章也可以算作文人一个标志了。叶圣陶先生很早就提倡语文老师写“下水作文”。 因为这种教师和学生一起作文的意义不仅在于可以给学生写作示范,更重要的是有助于我们了解学生的写作心理、写作过程。这样,我们的作文教学就能有的放矢,以免不得要领。当然,语文老师最好平时养成写教学反思或教育随笔的习惯,如果来些文学创作更好。或许这样又让语文老师向文人们靠近了一步。正如语文老师是一所学校中的“文人”一样,率先阅读和写作,已经不只是一种示范,更多的是老师专业化成长的内在需求,也是新课程改革的迫切需要。

         语文老师也应该有些浪漫主义气质。文人多是放浪形骸、落拓不羁的天才,睿智、天真、洞悉世事。他们多半佯狂而浪漫,因为有文化,可以言志、博爱、抒情。因为浪漫,李白“诗酒斗百篇”;因为浪漫,徐志摩“再别康桥”。浪漫中不能少了狂放,一代大侠金庸的武侠小说就充斥着“侠之大者”的阳刚之气。浪漫中并不缺少关注和创新,正如语文教学“在发展语言能力的同时,发展思维能力,激发学生的想像力和创新潜能”。语文老师可能成不了塞万提斯笔下的堂诘诃德,但是也不能做契诃夫笔下的“套中人”。但在新课程改革的今天,语文老师应有创新的勇气和改革的行动。我们不能只做教材的分析师和教参的执行者,因为从教育的角度说,我们培养的不是考试的机器,而是培养“真实的人”,有血有肉有丰富的情感的人。在这一方面,语文担负着重要的责任。《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指出:“培养学生高尚的的道德情操和健康的审美情趣,形成正确的价值观和积极的人生态度,是语文教学的重要内容……应该注重熏陶渐染,潜移默化,把这些内容贯穿于日常教学过程之中。”

        一个语文老师最好能喝点酒(女性教师能喝些咖啡等饮料),因为酒能点燃激情。在我看来,语文课堂是激情燃烧的地方。一个语文老师在讲朱自清的《背影》时,能泪眼蒙胧;读臧克家的《有的人》时,脸上也爱憎分明。我要说,这是一种浪漫。同样,语文课堂也不缺少缜密的思考和理性意义的建构。谈金开诚的《漫话清高》时,透露的更多的是对人生、对社会深切的人文关怀;看莎士比亚的《罗密欧和朱丽叶》的爱情,有的是理性的目光和批判的思想。我要说,这也是一种浪漫,语文老师特有的浪漫。浪漫是一种气质,需要培养;浪漫是一种文明,需要浸染;浪漫是一种情感,需要陶冶;浪漫是一种境界,需要升华。

         当然,儒雅的风度也是语文老师不能缺少的。儒雅是君子的风度。“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我理想中的语文课堂师生是真诚宽容的,进行的对话平等而合作。幽默生动的教学语言,灵动而不失思辩;还有颇具风度的教学体态,翩翩而不缺风雅。当然,好的语文课堂最好有点诗意和散文的韵味。“润物细无声”是诗般的细致和丰富;“形散而神不散” 有一种从容和潇洒。“谈笑有鸿儒”展现的是一种博学和大气,“腹有诗书气自华”洋溢出是一种自信和文人气质。

        这些,无疑都会让语文老师在学生心目中赢得不少加分,在语文教育之路上走得更加淡定。如果,每一个老师都能在生命的每一天常做加法,我们就会做得更好。

 来自:http://www.jxjyzy.com/blog/u/dxhdxh1972/archives/2008/1344.html

 

 

               勉强算是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

作者:赵原

        吃过晚饭后,明显地感觉到脑子有点发痴,据说是因为身体里的血液都跑到胃里消化食物、以致大脑供血量减少、有些缺氧的缘故。女儿做完作业后,被前妻带走了。家里安静了许多,我反倒有点不知是该横着、还是该竖着,索性上网找人闲聊。上网应当不用什么脑子,会敲字就行。

       遇上一位网友,三十来岁,女性,从资料上看,也是学中文的,而且性格直爽,快人快语,更让我振奋的是,其人面容姣好,眼目细长,观之可亲。打过招呼后,少不得要互相盘问一番,主要是她问我:干啥的?在哪里?什么地方的人?如此等等。我是比较本色的那路人,生活中老实,网上也一板一眼、一个萝卜一个坑的,没什么虚言虚词,她问什么,我就回答什么,她东一榔头西一棒地乱问一通,我就象被她牵着鼻子一样,“割麦便割麦,舂米

便舂米,撑船便撑船。”问着问着,她突然十分聪明地说:啊,你是文人!我愣了一下,回答说:文人就不敢当,勉强算是知道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这样回答,倒不是我故作谦虚,事实上我确实不把自己当成文人。

       在中国当下的人文和历史境况下,“文人”是一个在概念上定义模糊、但又确实有其内质和内核的词语,不是站在人文知识体系和价值观念的论域内解读,一般人可能很难明了其所指和能指。后非非主义诗人张修林在《谈文人》一文中对“文人”作如下定义:“并非写文章的人都算文人。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严肃地从事哲学、文学、艺术以及一些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的人,就是文人,或者说,文人是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更多地描述、研究社会和人性的人。”很显然,按照张文的说法,我连“文人”的边都沾不上,我的生活和我喜欢干的事,跟这些都不靠。

        李国文写过一本论“文人的活法”的书,我没有读过,据说这本书主要说关于“文人”的两个问题,一是“一为文人,便无足观”;二是“中国文人多处于社会上层的士大夫阶层,受过系统的教育,他们作为中国社会的精英集团,受到极高的礼遇。然而他们当中却鲜能仕途得意且名垂青史;更多的还是大才难展,壮志难酬,屡遭小人构陷,权臣排挤,现实打击之人。”对于前一个问题,我有些同感,但同时又觉得有点以偏概全。按张修林给“文人”下的定义,“文人”并不单指学文科的人,在现代社会中,学理科的人也应当归诸“文人”的范畴。大多数学理科的“文人”,不但很“足观”,而且有些人干的事业,可说是对当代和后世都有极大的影响,如爱因斯坦、袁隆平。当然,这类“文人”已经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以修习语文为能事的“文人”了。对于后一个问题,我基本认同,“文人”都是有点“数奇”、其道孤穷的。王子安说的“冯唐易老,李广难封”,实在是古往今来中国“文人”的千古恨事!

        说到这儿,想起来我以前在一家国营企业上班,那是一个乡村工厂,全厂几十号人,只有我一个是正儿八经的国家分配来工作的。厂里的同事都把我称着“文人”,但是在称呼上又有点当地特色,叫“文老先儿”。司炉工出身的支部书记,长了一脸阿拉伯式的大胡子,每次跟我说事,开场白总是:“你是个文老先儿。。。”云云,搞得我很郁闷。怎么叫“文老先儿”?我可以体会到这其包含的难以言传的种种复杂意味。

         现在回到网上来。我的网友看到我这样回答,先回了一个笑嘻嘻的QQ表情,然后说:茴香豆的“茴”字有几种写法?你告诉我。我说:好吧,改天给你说。我的网友显得有点不高兴了,说:就这点事,还改天啊?

本贴由赵原于2007-12-22 13:42:08在〖广东诗人俱乐部〗发表。地址:http://www.gdpoem.com/bbs2/ShowAnnounce.asp?boardID=1&RootID=44189&ID=44189

 

以下三篇于2008年1月19日添加:

 

         评《品品文人》


 

作者:姜雯雯

 

       “文人”一词总是让人浮想联翩。其情其人其事其文,何止是一言难尽,简直是千言难尽,万言难尽。一想起那些落在时间灰影里昏黄的角色,被厚重的历史教科书压得扁扁了又被后人小心翼翼地捧起,便有说不出的伤怀。细细数数他们的那些自怜,自恋,自伤,自赏吧,于是那些模糊而暧昧的文事似乎也有了鲜活的面容。

         可惜,只是舞文弄墨,风流情韵,尚不能被称为文人。

         文人何指?

         张修林在《谈文人》一文中对“文人”作如下定义:并非写文章的人都算文人。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严肃地从事哲学、文学、艺术以及一些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的人,就是文人,或者说,文人是追求独立人格与独立价值,更多地描述、研究社会和人性的人。

        如此一说,古往今来倒是没有几个合格的文人。毕竟,文人更多的不是一种思想状态,而是一种生活状态。以喝茶一事为喻,“喝茶当于瓦屋纸窗之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同饮,得半日之闲,可抵上十年的尘梦”是典型的文人气质,而说饮茶不但是传统饮食文化,而且喝茶也有助防老,具养生保健功能等等,或是由此提升到哲学高度说喝茶是执念之一种,而执念是每个活着的人都会有的正常精神状态,或大或小的执念,大到一生,小到日常——譬如喝茶,人有了执念才会活着云云的,固然是精粹的思致,却毫无雅趣可言,也便没有了“文”气。

        更何况,有多少人能够严肃地从事具有人文情怀的社会科学?毕竟,那是学者的事,严肃地对待社会人生,那是事事要穷究个“怎么地”的,文人缺少的就是这股较真的劲儿,“仰天长啸出门去,我辈岂是学究人”?

        文人更不必是知识分子,作为倾向于政治性和道德感的公共知识的拥有者,知识分子不仅意求意识形态的调整,而且期冀进入权力体系。文人实在不必为此,难以为此也便不屑为此。周作人曾说过:“我们于日用必须的东西之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正是这日用必须之外无用的游戏与享乐,才是文人之为文人的要素。

         文人岂是人人都能做得的?

         没有那一点感恩之心,珍爱之情,幽赏之意——“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赏月则“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悲秋则“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筑盆石则“雁山菖蒲昆山石,陈叟持来慰幽寂”,实在是当不了文人的。

        单单有情虽是做得文人了,却也只入中流,登不得上品,非得入得世去,出得世来——登科需“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朝看尽长安花”,激战需“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归隐则“树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爱要爱到“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悲要悲到“高歌当哭,长吟作啸”;愁就要愁到“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怪要怪到“不疯魔不成活”;穷要穷到“敞开蓬牅邀明月,自有华章出锦心”;豪要豪到“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非得如此热烈而真切地活着,才算得是文人中之文人!

       《品品文人》一书以文人为题,从“以资闲谈”的话题入笔,缘文有史,既有逆流而上的追溯,又有沿波而下的浏览;既有激扬快意之壮笔,又有闲适涵咏之逸笔,一卷在手,古今入抱,中外满怀。几位作者对人生的洞悉和感悟,对古之潇洒的追怀与想望,那份彻悟与冷静既教人心仪又令人心痛,毕竟,那些文事已是“从前”的事了,如今,倒也不是没有潇洒的文人,也不是没有文人的潇洒故事,只是今之文人,很遗憾,已少有那份真切的“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的生存感了,而前人的那份教养、素养、学养、修养又岂是邯郸学步可轻易追摹得来的?

         好在有这样的一本书,可以让人想见旧文人的种种风致,读读他们的山水风月、琴棋书画、鸟兽虫鱼、名字雅号、哭笑嗔骂,以及他们恩恩怨怨、生生死死。即便仅仅是助谈资,发幽怀,遣偶然之兴,又何妨?文人文事,总是让人不甚幽怀,何止是一言难尽,简直是千言难尽,万言难尽!

来自:光明网学术论坛(转),地址:http://bbs.gmw.cn/dispbbs.asp?boardID=7&ID=11082&page=1

 

   文化扯谈

 

                     作者:lris

其内容需要审核,故不转过来,见 网址

http://irisddd.spaces.live.com/Blog/cns!67EA08D7EA27B4B4!527.entry

 

 

        风气

作者:雨中漫步

 

我想我的思想是被彻底的妖魔化了!

看到“文人”这个词,没形成首轮效应——理所当然的想到巴金﹑贾平凹或者余秋雨之类的文坛巨匠,反而有了近因效应——想到了一连串的“美女作家”。一想到美女作家,自然而然就想到她们越穿越少的衣服,只是可惜我不是男人,否则我也会眯起眼睛欣赏她们露在外面的半个胸部,并称之为艺术!我蓦的记起中学时代学过的《核舟记》,里边的佛印弥勒袒胸露乳,但若要真的较之道行的高低,怕是连佛印也要自叹不如了。美女作家是露了玉臂露香肩,露了香肩露蛮腰,最后不过瘾,干脆把外面那层的通通脱掉,“自然风光“就一览无遗了。用男人们的话来说,那叫一个性感。当然在这美丽的光环下,她们也时不时的发表些文章,出些书籍,写的无非就是些风花雪月,俗了讲就是她们和她们身边睡过的男人发生的些许事情,偶尔还无病呻吟,装模作样的评判评判时事,引用些诸如孔孟的醒世名句,告诉大家她们是真的还有两把刷子,是完在和内在的完美结合体。在面对众多非议时,她们就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了奶奶说妈妈,说自己如何被辛勤的培养,却被人误解了,就差点没把老祖宗给翻出来。最近网络上又出现一个名叫二月丫头的人物,无异,又是一番煞费心思的折腾。层出不穷的“美女作家“呀,可饱了男人们的眼福!

 我想在这里引用韩寒的一句话“什么圈到最后都是花圈,什么坛到最后都是祭坛”。只是我恐惧的是文坛到了最后就真的让一些人来立起了几个花圈,搞的乌烟瘴气。中国有句俗话: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多亏了文学本就是磕磕碰碰,历经几千个春秋,已被打磨的处乱不惊。一群妖精的横空出世怎么就能破坏了唐僧的取经大业,用三个徒弟就能清空了障碍。巴金大师还是那个大师,平凹先生还是那个先生,秋雨文人还是那个文人,……这一切还没有跟着时代走,还没有被商业化。

 金钱的诱惑在真正的文人的眼中没有被夸大,他们知道,亚当和夏娃就是受了蛇的诱惑才吃了禁果,结果只有上帝的责罚。文人继续写着写自己要写的东西,如果我也像80后那么恣意,我便要骂一句“妈的,妖精”。但我想这是多余的了,文坛没变,还是在传承文学精魂,《做一个战士》﹑《高老庄》﹑《霜冷长河》等作品只是在那些所谓的作品映衬下显的更加突兀,识货的人定不会因为诱惑而丢了它。因为,它价值连城!

张修林给文人的定义是:并非写文章的人都算文人,文人是指人文方面的、有着创造性的、富含思想的文章写作者。照此说来,美女作家顶多只能是写作者,还坏不了文人的名声。历代文人没有被那浮躁的写作风给埋没了……

来自:http://176163256.qzone.qq.com/blog/1199782116
 

  评论这张
 
阅读(1336)|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