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披荆拣金的人

2006-10-04 22:07:48|  分类: 存档:与我有关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此文来自于

http://langyuanlt.net/TopicOther.asp?t=5&BoardID=14&id=143

披荆拣金的人

 作者: 朱杰

 

    我和袁勇是亲兄弟,在写诗方面,他不愧为具有大哥风范的先行者。我走上诗歌道路不能不说是受了一些他的影响,记得还在大学读书时,他和阆中的朋友就组成了一个叫“潜泳诗社”的诗歌团体,当时我就十份向往。后来被分配回阆中,也许冥冥中就这样注定了我与诗歌的不解之缘。

值此袁勇二十余年诗歌结集之时,本应该好好庆贺,但鉴于此处已有姜耕玉、张修林及叶橹等其它大家们对袁勇的诗歌作了具体阐释和评价,这方面我就不再赘述,只想以一个兄弟的身份谈谈我对诗人袁勇的一些理解:

在骨子里袁勇是一个彻底的诗人,此处的“诗人”我是指那种忠实于内心愿景,把自己所有的才情、势能完全投诸进去并转化释放的诗者。从某种意义上说,如果给他足够的空间和条件,他会更充分地活在诗的氛围并开创出一番事业。这其间的内在机制便是:推动他写下去的对自我生命的认知,与身俱来的创作冲动等。也就是说,无论一个人多么有才华,多么情感丰富,对自我生命的亲证永恒地成为他人生的课题,不管他承认不承认,作品中蕴含的灵魂的颜色由此决定。因此,我认为真正的诗人是那种完全随顺着命运之托付,以勇气和心力不倦追寻并实践着人生之意义的勇者,去洞悉和领受那灵魂瀚海中独属于自己的特殊馈赠。这是一条生命历险之旅。在袁勇写作《天子》及《永安寺》等诗章的那段岁月,我认为他以诗歌所作的此种探索差不多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了。但生活似乎更为庞大和实在,或者说生活象大海,既给了他风起云涌的诗歌灵感,又适时地矫正其诗歌船筏的方向,使之不致在幻相坍塌时招致毁灭。因此大海更加令人敬重;以手指月,那轮月亮更富诗意,我想这样的意味一定在那时袁勇的心中久久萦绕。是啊,回首往事,那时的我们是多么的激情荡漾,又是多么脆弱无助,仿佛刚刚是“宇宙在乎手,万物生乎身”,转瞬则又感叹于“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

经过下海锻练后的袁勇变得平静和沉寂了许多,虽然表面他仍是那样纵情于声色。这是经受无所不用其极的诗歌之甄别后又在现实时间的马拉松历练中画出的必然面向。正如事物所遵循的静极而生动的阴阳转换,袁勇的内在生命在这两年回归故里的光阴里获致了一个平衡自足的形貌,下面是我所乐于看到的一面:

          他知道天上有一颗流星划过

          流星不是死亡之星

          而是另一种抵达

                  ——《袁天罡的最后一夜》

          鱼在青波里的一跃,以及赤狐

          在夜晚神秘的一闪,使女儿山村更加静谧

          使我的灵魂,在这里永远没有恐惧

                  ——《扶农镇》

          如果稍稍把你的耳朵偏近于它

          你就会听见古人对真美的所有解释

          你唯一听不见的是你还没有领悟的东西

                  ——《华光楼》

          呵,古城

          你是一颗硕大无比的原始痂疤

          而我,则是痂疤里一根疼痛的刺

          一旦被拔出来

          就失去了存在的价值

                  ——《血色古城》

在这些看似平静的诗句里凝聚了诗人的多少真情和回归故土的身心安宁!诚如我们每个人的灵魂在这个物质世界与周遭的一切事物耳鬓厮磨,伴随着外部现实的制肘,我们的人间真情、灵魂至深的呐喊,可以通过不同的形式和途径得以表达和展示,袁勇通过诗歌做到了,至少他听到了他领悟到的东西。这是一个诗人平衡自我心智的内在功夫,也是一个诗人所能构造的巨大迷思中之一种可以行驶的船筏,何况这个船筏上乘载的是一个如此浪漫而又激情的诗人呢!

下面以我2002的一首赠袁勇的诗,作为对胞兄兼诗兄的祝福吧:

      

                 有一种情在你我他的心底

                 有一种爱芬芳于灵魂的幽径

                 岁月催生了一个又一个婴儿

                 不同的名字,同一个母亲

                 那逝去的其实从未逝去

                 得到的也并非镜花水月

                 最初的行吟只因用情过深

                 不经意间叩响了母亲的柴扉

                 你曾被摄走的游魂

                 为何仍在故园上空逡巡

                 你童年丢失的梦幻

                 怎又回到檐下乳燕的瞩望里

                 上路吧!我们和乳燕也有着同一个母亲

                 今生短暂。轮回路上

                 做那披荆拣金的人...

                              ——《赠袁勇兄》

                                       2006.8.12于寿山寺

 

  评论这张
 
阅读(80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