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张修林:观历史长河论统治  

2006-03-26 11:35:25|  分类: 张修林思想随笔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历史长河论统治

                 作者:张修林

 

统治与反动,公不离婆,称不离砣,自有人类以来,就总是粘糊在一起,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凡有统治就有反动,凡有反动就有镇压。统治和反动,犹如一块硬币的两面,交替投掷于历史的长河中。人类文明史,实质就是统治被反动,反动变统治,又被反动的历史。它们的关系,既对立,干戈相向,总归闹得饿殍遍野、横尸堆积、四面楚歌,有了一方的覆灭才算收场;又暧昧,尽管比知了、麻雀还要聒噪,不休不止,于真正的要害,“荼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曰此我产业之花息也”(明末清初思想家黄宗羲《明夷待访录?原君》),逐鹿中原以逞恶霸之能,争夺骑人若马匹、斩人若草芥、食人若野味之权的深层用意,心照不宣,嘴上吼声如雷的所谓为天下谋福利,不过是搔弄百姓痛痒之处,使得有人为其卖命,在中原的战场上丢肢抛尸而已。拿破仑?波拿巴(17691821)为逞所谓英雄之能,吹嘘为法国人民谋取永久幸福,在欧洲大地上遍燃战争狼烟,不仅使被侵略的各国人民在铁蹄下陈尸荒野,就是法国人民,也弄得没吃没穿,家家孤儿寡妇。十年前,我写过一首诗《狼》,就是揭露这种一贯被篡改和包裹的现实的:“狼来了╱小学课本上╱狼吃掉了╱说谎的孩子╱这只狼╱最可爱的是╱他害怕人群╱另外一种狼╱残酷而合法╱同类的生命╱就是它的佳肴╱关于狼的故事╱最精彩的是它们╱狼咬狼╱争抢天下的血肉……狼的故事血腥╱比吃饭和睡觉╱还要现实和直接╱狼就在我们中间╱拥有人的面孔。”

 

 何谓统治?向无剥之真切的定义,以我愚见,统治的本质,核心是剥夺,核心的两翼,是两大专制:“左丞相”和“右将军”。不论是物质的,还是生存的或生命的,都在被剥夺的范围之内。唐代曾与白居易共同倡导新乐府的诗人元微之的《田家词》写道:“农死有儿牛有犊,誓不遣官军粮不足。”草民死了,还有儿子,役牛死了,还有牛犊,所以,是不愁没处剥夺的。左丞相和右将军,其实就是专制的两只手。右将军是武力专制,即武力作为后盾的胁迫作用和直接使用,左丞相是文化与意识专制,即舆论的强势营造,意识的强制灌输和强制接受。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左丞相和右将军,自然是作为剥夺目的的实现手段。如果说吃香蕉是核心目的,那么武力与意识的专制,则是剥掉香蕉皮的行径。不过,这个譬喻太过蹩脚,香蕉乃无生命的物质,与非常能动,生命化、意识化与形象化的人相比,能用作比喻的内在关联,实在少之又少——说香蕉天生便为食物,完全说得过去,对于香蕉,烧之为炭墨,磨之为齑粉,亦与人道无涉;而对于人,事实上亦供贪婪的统治者满足肠胃,但致人伤害,可曰残酷,可谓伤天害理。若直接公开宣称人天生便为佳肴,恐怕大大不妥,连最暴烈的帝王,以及他们的守门狗,那些假仁假义的大儒小儒,行动上对人作如是作用,语言上则藏之掖之,极是隐晦。他们绝不会为了忠于真实而剥掉身上那张人皮,相反还要在这张假人皮上作些美化,弄上点所谓艺术的、斑斓的花纹。

 

 统治者有着剥夺苍生的财富与生存,满足欲壑的权利,手中可握一条系人民颈项的铁链,故以争抢这条铁链的枪炮混战、奴性、马屁与贿权,万年不休,青春常驻。这条铁链串起历史,各朝各代,无非串在它身上的一枚沾满各种病毒的铜钱——表征强力与价值的铜钱,像蚊子、苍蝇一样,喜欢在潮暗、肮脏的地方扎堆,穿梭万毒于不疲,然后辗转、流通于苍生的汗腺和生存的毛孔,吸食朴实、勤劳和纯洁的鲜血。

 

 统治者大肆剥夺苍生的物质财富和生存自由,甚至生命,煌煌史册,尽管被史官尽量敷衍,然理屈毕竟词穷,就像未婚而肚子大将起来的女人,身子掩饰、包裹得再好,马脚总是藏不住的,所以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将出来。赵翼读完史书后曾有感慨:“恩逮于百官者唯恐其不足,取财于万民者不留其有余”(《廿二史札记》),官员享受的已经够多了,还嫌给得不够,而掠夺老百姓,则精光无余,所有朝代,竟无一例外。谁做了皇帝,天下就变成他家的地皮了,刘邦把天下看作自己的产业,李世民劝李渊造反时,从李渊口里冒出来的亦是:“化家为国”,李煜当了亡国之君,成为了赵家的囚徒,还念念不忘被父亲李璟和自己恣肆享受了几十年的、他们家的那一片大好河山,填出一首叫做《破阵子》的词:“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其实,统治者真实的自私和残暴,比起把天下当作自己的私有财产来,更甚千万。主人对奴仆,甚至对役畜,尚有怜惜,还不致耗尽其力、置其死地,而统治者及其张牙舞爪、嗷嗷狂吠的走狗,仰仗强大的武力,为满足一己之淫欲,恣肆而为,往往给人民造成无以复加的苦难。他们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却吃天下之珍馐,玩天下之奇物,修“复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杜牧《阿房宫赋》)的殿宇,逞淫威挑起战争杀伐,“十五从军征,八十始得归……‘遥望是君家,松柏冢累累’”(汉乐府《十五从军征》),哪一项不需要亿万人民累弯腰杆,不需要可比大海容量的血汗、堆积如喜马拉雅山的累累白骨支撑?

 

 统治者武力专制的血腥,弥漫于历史时空,从未停止过。军队就是他们家的杀手,刑罚就是他们家的家法。军队的厉害,是用不着说的,至于中国历代的刑罚,骇人听闻,大概是文明得太早、太久吧,其它的人才是不大需要的,发明整人手段的人才,则是多多益善,至极益善。如鲁迅所说,中国的刑罚,大约比其它国家都要残忍——有“请君入瓮”的“翁刑”,有五马分尸,有腰斩,有凌迟,有剥皮,有割上几百、几千刀的,几十年前的重庆渣滓洞,江竹筠们是受够了的,而今亦有人,被个别自以为是皇帝的警察刑讯逼供,致残致死的。这样的招数,五花八门,不甚枚举,但总之,万变不离其宗,怎生一个“毒”字了得!其治下的小民,从头顶一直到脚板心,鸡毛蒜皮的小事,纯属个人的丁点事体,都得唯其是瞻,绝对服从,要不然,面对的就是刀枪杀戮。卡尔?马克思就曾提出“国家机器”这个概念,对其武力及其实质作过生动的阐述。

 

 统治者及其走狗的文化专制,极具欺骗性,很多人云里雾里,了之不太真切,大有抖之出来,让人们认清其无赖伎俩的必要。

 

 美国哲学家、社会学家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在其著名的《艺术与革命》中说:“人们力图找到新的交流形式,它们能打破已有的语言和思想对人的精神和肉体的压制性统治,这种语言世界和思想世界早已成了控制、灌输和欺骗的工具。”已有的语言和思想,不过是对人的精神与肉体进行压制、摧残的工具,人就像一台机器,而统治者建立的语言世界和思想世界,则是操作、控制人这种“机器”的罪恶之手。

 

 统治者的文化专制,根本的就是进行“天命”的鼓吹和欺骗。当了皇帝,就是天命使然,反对他们的统治就是“逆天而为”,一大堆的流氓皇帝,使出各种花招,从各个角度编造“天意”,甚至不惜把他们娘的肚皮摆弄出来——生他们的时候,有各种乱七八糟的所谓异象。他们的“刀笔吏”,随着他们的眼色,总讲得出一大堆的“权威”的道理。

 

 文化专制的另一种形态,就是借鬼怪、人生轮回、因果报应的“迷信”,使子民们在宗教的玄虚中麻木、丧失感觉、意志和心灵,据刘祚昌等编《世界近代史》载,拿破仑在1800年就曾对人说:“没有财产的不平等,社会就不能存在,而没有宗教,就不能保持财产的不平等。当一个人饿得要死,身旁却有另一个人饱得要吐的时候,他是不能忍受这种差别的,除非有一个权威对他说:上帝的意志就是这样,这个世界上必须有穷人也有富人;但是在来生和永生中,贫富之分将完全不同。”文化专制的隐蔽和霸道,由此可见一斑:以“上帝”作为幌子,以来生、永生作为诱饵,甩给你一大堆来世的、亿万斯年也看不见的金元宝,画饼给你的心灵和意志充饥,有几个所谓小民能够识破其诡计,逃得脱其魔掌?

 

 随着社会的发展,到了近现代,在科学的作用下,宗教、鬼怪之类虚无的东西,市场日益萎缩,文化专制也就越来越大胆、恣肆,连遮羞布也不需要了,哪管穷得活不下去的人看到身边富可敌国的人能否容忍——刺刀随时对着你的脑门,看你容忍还是不容忍。这样的专制,完全是扯掉“肉色紧身小衫裤”(鲁迅语),裸着身子、拎着板斧就朝着人权杀将过来了。

 

 近现代以来的文化专制,通常有以下几种方式:(1)、文化准入制度,以武力或文化专政机构剥夺异己文化的生存空间——老子天下第一,不准天下人有嘴巴,只能用两个耳朵听。(2)、文化强加,教育、宣传、就业与晋升一体化——生存必做的,只有一个答案的单项选择题;(3)、文化招安,对文化领域中的“宋江们”封官,用一根骨头就可以堵住偶尔假吠两声的野狗嘴巴——只要被收留,野狗的尾巴马上就会摇起来,更要将狗性发扬光大;(4)、武力专制与文化专制的配合使用,直接利用武力专制对文化异己分子进行摧残、迫害,比如文字狱,以及各种莫名其妙的罪名;(5)、歪曲社会现实,行专制之实而强行拉用一些夸夸其谈、无社会根基的民主、主义理念之名(这也是常见的情形,蒋介石就峨冠博带,穿上了孙文的三民主义衣服的,不过,恐怕蒋介石还够不上操这种伎俩的大腕),好比一个吃五谷杂粮,彻底庸俗的凡人,非要自称神仙、上帝——不,应当是,好比吃人血肉的妖精,非要充当人类的救世主什么的。(6)、纵容以致倡导,拜金主义、享乐主义、纵欲主义大肆泛滥,以物质欲望、感官刺激来消解人民的高品位精神追求。

 

2005-11-10

  评论这张
 
阅读(3972)| 评论(1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