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阆中的幸福片断   

2006-12-06 19:27:55|  分类: 存档:与我有关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阆中的幸福片断

文/王杰安

    我从来没想过不去阆中,倒不是因为阆中是当今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四大古城之一。像宿命中的约会,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该践约的时侯谁,也挡不住心仪的步伐,即使在这一个烟雨天。

9时许,昨夜开始的大雨转小,在南部县城一家售房部门外,我和西鸿、临风、花花、果果扶起被雨水冲刷一新的自行车,向阆中行进。出城不久,天就放睛了,空气中弥漫着湿湿的气息。印象中,南部至阆中30公里行程,是我们在先前的骑行中所没遇见的最好路段。不仅道路宽敞、弯道少,而且两旁植被茂盛,泛着干净的绿。10多公里后,嘉陵江突然出现在眼前,大家纷纷下车,或蹲或站,凝望着那一江碧水,缓缓流淌……

不到两小时,“车行自然”便抵达阆中。经过一夜的休整,我和队友们显然都较好地恢复了体力。在一棵大黄桷树下,我们与浑身泥泞的郭君他们在此胜利会师,想来他们一早就冒雨从苍溪出发了。人群中,不见张老师的身影,郭君说他们到苍溪后,张老师临时决定去剑阁了。一个人骑车去剑阁?“牛。”果果翘着拇指赞叹道。合影之后,郭君、小杨和他的女朋友返回南充,还有130多公里路要赶呢。

入住桃园宾馆,午餐。下午5时,在当地朋友艾华、小李的陪同下,我们去张家小院。艾华明眸皓齿,圆圆的脸白里透红,像五月的水蜜桃,不经意的举手投足间,无不彰显成熟女性的妩媚与细腻。她本来在南充工作,趁这个假日返乡省亲,不曾想因“车行自然”的到来,而放弃了陪伴夫君,连续几天与我们走街穿巷,对她的这份“地主”情谊,大伙都心存感激。

阆中三面临水,四面山围,城居其中,有2300多年的建城历史,汉为巴郡,向为古代巴蜀军事重镇,曾为清朝四川省会达17年。汉唐时期,阆中是我国古代天文研究中心,著名天文学家落下闳创制了《太初历》和世界第一台浑天仪。三国名将张飞镇守阆中7年。杜甫、苏轼、陆游、司马光、李商隐等均此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墨宝诗篇。在这块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的土地上,迄今有保存完好的唐、宋、元、明、清各历史时期的古居民街院、寺院楼阁、摩岩石刻,素有“阆苑仙境”之誉。

古城内老街交错,古巷纵横,茶肆幌子、丝棉作坊、古玩小店,让你会觉得自已是不是到了一个很遥远的年代,譬如大唐盛世,譬如康乾年间。这是“五一”大假的第三天,张飞庙、贡院、华光楼、火神楼等景点游人如织,那些来自尘嚣的人们终于在这里找到了生命的驿站。

“锵!锵!”忽听几声铜锣响,引颈张望,原来是手持丈八蛇矛的“张飞”在几名身着盔甲,举着“回避”牌子的武士护卫下,威风凛凛地跨马“巡城”。在其身后,跟着一辆大型马车,披着蓑衣的马夫牵着马,车上坐的却是洋洋得意的游客。这滑稽的一幕,着实让人捧腹。一时间,人群蜂蛹而至,看稀奇的、拍照的,将他们这一行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艾华曾在当地作过接待办主任,她介绍说,除张飞巡城外,阆中还推出了秀才赶考、状元游街、迎娶新娘等活动,旨在让游客亲身体验三国文化、科举文化、巴渝民俗文化的浓厚氛围。

在阆中众多的古院落中,位于双栅子街的张家小院只有近300平米,“然风中雨中有声,日中月中有影,诗中书中有情,杯中酒中有伴”,名声却是十分响亮的。主人姓张,名建勇,原是丝绸企业的下岗职工,现除了个体经营者的身份外,他还有一个头衔:阆中市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这位白白胖胖的50岁汉子,穿白色丝绸无袖对襟衫,戴一幅黑色镜框眼镜,许是从小就生长在古院的缘故,身上倒平添了些儒雅的气质。去时,张建勇正在忙活,,不待艾华招呼,他就赶紧迎了过来,言称凤凰卫视要来采访,在做些准备。

张家小院青瓦盖顶,赤红木质结构,分前院和后院,天井池台,堂屋回廊,内敛的朴拙、盈盈的华美,无不透映着唐宋雅韵,明清古风。走进它,一颗烦累的心特别容易放松。据张建勇介绍,此宅是其做切面生意的爷爷在民国后期花费200大洋所购,至于何时所建,他也没说确切,只言至少是清代建筑。小院内,香炉、碑刻拓片、石雕、根雕、木雕、窗花,散乱地堆放桌上、地下,或悬挂墙壁,看似无意却有意,主人要的就是这个没有“章法”的氛围。在左厢房的一间室内,设置有玻璃展柜,西汉铜镜、唐代石刻、宋代清瓷、清代扇面……仿佛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都呈现在你眼前,不由让人感叹那些遥远的朝代其实离我们很近、很近。

如果说这些就是张家小院的精髓,那就有失偏颇了。在前院的天井中央,生长着一棵百年海棠,梗上开花、梗上结果,故名贴梗海棠,可惜我们去时,花期己过。伸手拨弄长满绿叶的枝条,我寻思着三月,那满树的红色的海棠花儿,与拱门、花窗交相辉映,该是另一道靓丽的风景了。无独有偶,在张家小院的后园,还生长着一棵柿子树,树龄比海棠就更长了。后园不大,约近20平米,四周砌着叠压而上的二、三层长方形的台面,搁放着一个紧挨一个栽有各种植物的花盆;靠墙的一角,有一汪浅浅的水,缒绻着两尾同居的鱼;在另一旁,那棵柿子树就那么挺拨地矗立着,枝繁叶茂。“什么时候摘柿子?”坐在主人家传下来的清代木椅上,花花向脑后拢了拢长发突然发问,“11月份就成熟了,不想摘。”张建勇摆着手。这树恐怕该会结上百斤柿子呢,不摘岂不可惜?主人看出了我们的纳闷,但就是不言,笑意中似乎透露出禅机。过了一会儿,他起身站起来,指着柿子树说:那是留给鸟儿过冬的。

来的都是客,无论是住宿、还是参观,主人都热情相待,耐心讲解,免收门票外,还倒贴些茶钱,因而显得门庭若市。在来来往往的人流中,少不了一些骚人墨客,留下字画相赠主人,这里便因此而终年散发着浓郁的墨香。

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作者之一的陈刚先生,在留言薄上以五线谱的形式再现了《梁祝》缠绵悱恻、如泣如诉的优美旋律,并写下“蝴蝶飞进张家小院”的句子,这位我国著名的音乐家似乎一语双关,表达着内心的真情实感;西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陈航,题笔赠言“大美在民间”;台湾著名画家东堪、任川则以“墨海棠”为题,分别创作了一幅水墨画……

天渐渐转黑。在那间瓷器、青铜器散发着幽幽光芒的屋子里,诗人西鸿欣然挥毫:“祖恩浩荡荡然存千秋,院福清静静亦收古今。”

走在青石板街道上,沿路粉壁黛瓦,木栅花窗,灯影绰绰。艾华穿件红花白底的旗袍,望着她袅袅婷婷的背影,恍若看见雨巷中丁香一样的姑娘。

在小李安排下,我们在城南仿古一条街晚餐。酒刚过三巡,阆中市作协主席、著名先锋诗人、诗歌评论家袁勇带着一帮男女赶来了,有认识的,也有先前只知其名,末见其人的。喝了一会儿酒,我们决定就近转场,去紧挨着江边的另一家露天酒馆。

夜色中的嘉陵江畔,笙歌笑语。凭阑张望,对岸的锦屏山和古塔流光溢彩,倒影江面,舟辑驶过,红色的、绿色的、黄色的浪涛此起彼伏,似人间彩练飘逸,又宛若天河群星闪烁。在我右边的下新街,“半截矗在天里头”的华光楼,虹霓璀璨,动人心旌。

文人相见,酒是表达情感的最好方式,这多少有些太白遗风,也兼有江湖好汉、侠女的那份豪爽。坦率地讲,在坐的袁勇、宋森林、赵浪平、胡晓慧、秦庆等作家,以及还未曾谋面,创作《阆中情歌》的“阆中三怪”是值得你尊敬的。阆中的钟毓灵秀哺育了他(她)们生命的成长,而阆中也因为他(她)们的存在而增添了另一抹亮丽的色彩。文学评论家张修林曾就此评介道:“一定意义上讲,阆中已历史性地成为了这一时期中国先锋诗歌的发源地和助推地。这与一个人有关。他就是土生土长于阆中,‘热爱阆中’的诗人、评论家袁勇。”写这段文字时,我重温了“哆嗦着写下疼痛诗句”的苦行僧袁勇,在端五节那天发给我的短信:“在不朽的诗意里活着!”无论是当时,还是现在,看着这条短信,我暗然心伤。

桌   桌上的张飞牛肉、卤猪蹄等美味似乎都成为摆设,在你 来我往的“干杯”声中,三箱啤酒很快就有了归宿,惊得小李再唤老板上三箱啤酒。瞧这阵势,我赶忙嚷道一箱就购了,一箱就购了。森林、浪平几圈酒下来,接着按正反顺序轮番又喝。这边还没了结,晓慧、秦庆等美眉又端起酒杯,“安子”、“西鸿”……不绝于耳,乐得袁勇一脸灿烂。在“车行自然”的队伍中,临风不沾酒,果果不喝啤酒,我嘛,啤酒最多就一瓶,面对他们的轮番进攻,我没别的选择,只有举手投降。唯有花花、西鸿二将顽强抵挡,不至于“组织”全军覆灭。

隔桌不远,10多位穿着清一色阴丹布衣的女子在唱中情歌》:

太阳落坡天要黑,

哥问妹妹哪里歇,

情妹红脸打抿笑,

高兴哪歇就哪歇。

一曲唱罢,掌声、喝彩声,声声贯耳。且慢,还有更加撩人心旌的:

        我与情妹一路行,
        双双走进青杠林,
        二人搂怀倒下去,
        哪管地上平不平

听着饱含情爱的声,沐风怀古,把酒问盏,人生莫过如此,我是真醉了。偏着头往左看了看看,天哪,华光楼啷个在摇晃呢?这还了得!那可是唐高祖李渊之子李元婴,在这里作刺史时修建的,迄今还是阆中的标志性建筑哩。不行,我得去看看。趁袁勇和西鸿“酒事正酣”,我赶紧走了过去。

低矮的瓦房下,醋吧、酒吧仍在喁喁私语;三三两两背着行囊的异乡人,固执地在夜色中东张西望,不知这些行客有着怎样的踌躇?不远处的梗声,悠长而又婉传,仿佛猛将张飞从睡梦中醒来,慵懒地打了个哈欠。而此时,我更像一缕幽魂,走在几个朝代军队马蹄跑过的街上,时有一脚踏空的晕眩。望着门楣上一块精致小匾,噫,这是到哪儿了?用手揉了揉眼晴,我终于看清了那几个大字——张家小院。我不是去华光楼吗,怎么又回到了张家小院?

推开吱呀的门,一个女子循声而来,“要住宿吗?”“嗯。”“请跟我来。”“哦,不、不,看看。”我赶紧回应道。女子回转身,虚掩上门说,“行,你转转吧”,便径自回屋了。

坐在前院天井中的木椅上,我点燃一支烟,紧挨着那棵百年贴梗海棠,自已和自已说话。

深夜的张家小院,是静谧幽深的。坐在前院天井中的木椅上,我点燃香烟,紧挨着那棵百年贴梗海棠,自已和自已说话。

向上仰望,天很小,看不见月亮,月亮躲在夜的背后,只有星星对我眨巴着眼晴。在长满苔藓的石缝间,偶尔传来几声虫鸣;一阵微风吹来,摇曳的枝叶开始在墙壁上舞蹈;那些悬挂在屋檐四周的红灯笼,怕是要亮到天明了;而厢房的花窗上,大多透着朦胧的光晕,使小院弥漫一种暖昧的情调,这很容易把人带入古典味道的浪漫爱情里。南来北往的男女能在另一个城市、另一个朝代的空间耳鬓厮磨,这是百年修来的缘份了。飘如轻烟的罗帐,绣着鸳鸯的白枕,任是百炼钢,也会倾刻化作绕指柔。只是红尘中,有多少情和爱可以重来?

阆中的浪,悄无声息地翻涌。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6-8-5 09:26:09
  评论这张
 
阅读(97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