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张修林:历史和历史学  

2006-01-03 10:50:58|  分类: 张修林思想随笔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修林

 

 

历史是过往的一切,它就是已经的东西。它应该算是时间的产品。对于历史,人们常挂在嘴上的一个词就是:发生。一个事件,或许不可阻挡,或许浑然不觉,或许刻意为之,总之,它发生了,它就是历史,不管这个事件是什么,是良性还是恶性,是让人们津津乐道、欢欣鼓舞,还是怒发冲冠、失望遗憾。

 

     历史应该有作为社会的历史和作为个人的历史。通常人们关注的往往是作为社会的历史,亦即某个社会和时代经历过些什么,比如统治方面的,或曰政治,皇帝好坏、朝纲如何、发展与稳定怎样、有无战乱;比如文学史,有些什么作家、文学背景与风格如何、文学流派怎样形成与发展;比如天灾人祸方面的,瘟疫、地震、洪涝灾害;作为历史而言本身也有历史,那就是历史文献与文献文体,以及治史理论等这些东西的发展变化过程。

     

 社会的历史和个人的历史并非泾渭分明,社会的历史总和某些个人有关,社会是由人构成的,社会的历史当然就是人的历史。如谈到汉朝的政治史,必提及刘邦、刘彻;说起唐代文学,定有李太白、李商隐;天文有落下闳、张衡;数学有祖冲之、刘徽。研究个人的历史,亦必在社会的历史背景中去把握与考察,因为个人的价值,是在群体与社会中发生的,价值是一个相对性的、比较性的、抽象性的变量。

 

    不管是社会的还是个人的历史,就我们教科书上学到的,或是在历史文献中查找到的,都几乎只与所谓大人物和名人有关。就算提到芸芸众生,也大抵只有一句“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之类--舍此老百姓还有什么活法?所以,大致可以说,所谓历史,就是达官贵人的历史。

 

    其实,似乎也不能说小人物就没有历史,至少中国就有过。对“档案”这个词,可能谁都不会陌生,准确点说,这个东西叫人事档案,如果你有过一小点所谓什么污行--甚或只是有一些什么想法--当然是掌管这个东西的人认为的,那么你就会一辈子抬不起头,挺不直腰,如同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再也翻身不得。这个东西是必须保密的,除了掌管者,谁知道里面有些什么?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几乎每个人都被这个东西所累,仿佛身后有一条毒蛇,随时都有可能袭击--你不知道它何时下口。利用这个东西整人者,大有人在——你还有可能进入内控“黑名单”,然后通讯和交往就得到特别“关照”——特别是在文革期间,动不动就给人公开扣上反动的帽子,大人物反动一下(如果反动不叫革命,就不知道什么是革命了——作者注),倒无可厚非,小人物连自身生计都料理不过来,有何精力去反哪门子动?不过小人物就有并且就只配有这样的历史文献。只听说过有记录皇帝言行的实录,不过大多是粉饰之语,歌功颂德,有树碑立传的味道。几千年来,世界上有没有这样神秘的小人物历史文献存在过,我没有研究,不得而知,不知道它是沿袭光辉的历史传统,还是中国人特有的、堪称第五大发明的超级大创造。

  平民生活的艰辛,大人物们是永远不可能想得到的,有几个过过苦寒生活的--比如号称平民皇帝的朱元璋,也早已忘本了。平民们用了最多的时间与最大的气力尚且难以糊口,自然难以去识文断字,他们去关心什么历史?所谓正史,当然不会让他们眷顾。州官放火,在历史文献中可以摇身一变为伟大功绩,至于百姓点灯的所谓劣行,如果要记入上面所说的小人物文献,百姓也只有徒呼奈何,听天由命了。

 

 隋朝之前,有少量文人私撰史书,历史还有几分可信,至少能够填补官修的不足。可到了开皇十三年(公元593年),在历史长河中颇具影响、可算英明的隋文帝杨坚,竟然下令禁止民间私撰国史、臧否人物。看来,即便英明的皇帝,也不是敢做敢当的货色,在历史问题上,就绝对不会英明。自此以后,历朝历代君王,或明或暴或昏,都“述而不作,信而好古”(《论语?述而》),视杨坚为圭臬,国史一概官修,不受或少受政治控制的史书,也就灭迹。尽管新建政权,都要编撰前朝历史,但时过境迁,几十到几百年前发生的事,要么根本无据可考,要么只有盖着盖子的史料,就算有点责任心,谁又掀得开当朝史官给历史盖上的锅盖?解铃还须系铃人,可系铃的人早就在阴间当官发财了。鲁迅在《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中说:“某朝的年代长一点,其中必定好人多;某朝的年代短一点,其中差不多没有好人。为什么呢?因为年代长了,做史的是本朝人,当然恭维本朝的人物”,所以,要解开历史的死结,就像传说中楚霸王企图自己举起自己,力气就算比得上大功率的起重机,也终究纯属徒劳。不管怎样捣腾、增删,历史还是直接或间接出自当朝史官的恭维之手。

 

 历史由此不言而喻。风光的史官,把历史当作献媚与进身的武器,自然剪刀一挥,按照皇上的意思来裁剪历史了。乾隆时的才子、对联大家纪昀,为编一部让乾隆高兴的《四库全书》,不仅按照马屁套路决定取舍,而且将这部书之外的,所有各学术领域的典籍付之一炬,强迫天下人只读一部书。自己不建树也就罢了,居然把历代以来诸方家的建树,消弭在历史的时空中。洋鬼子侵华,面对中国文化遗产,拿得动的,也未销毁,只是抢走——宝物毕竟还在世。纪晓岚之类史官,其恶行昭然若揭,连异邦禽兽都不如。若干年来,他们销毁了多少中华瑰宝,不得而知。

 

 再让我们来看一看极具影响的史家,看一看他们会有怎样的立场。陈寿在蜀国是个不算太小的官;司马迁被割掉了男根,也是太史令;司马光活得滋润;吕不韦更是朝权独揽。历史本身就是阶级的。就算某个历史著作写作者有点另类想法,也得打量一下自己有几条男根可切,有几个脑袋可砍。敢拿男根和脑袋作赌注的人,可能不会有几个。

 

   但话说回来,《三国志》、《史记》、《资治通鉴》等为数不多的几部历史著作,毕竟在几千年中是最可取的,治史的忘我和真诚,有几位史官堪比司马迁和陈寿?诸葛亮处罚过陈寿的亲属,陈寿并未贬低诸葛亮;汉武帝刘彻施过司马迁宫刑,司马迁不移治史之志,并把刘彻写得该伟大就伟大。自周代的“太史”开始,历史长流中,鱼贯而来,鱼贯而去的史官,为我们留下几个稍可相信的历史事件?

 

 真实是历史的生命,但可信的历史又有几许?历史的虚伪,会比政治家的眼泪逊色多少?因为政治控制,因为时间不可逆转,历史成为一门最马屁、最不需验证、最无可奈何、最不可信的学科。

 

     历史学倒是有几分可信。不少人不大区分历史和历史学,把写过历史事件文献的人都称为历史学家,而不称其为历史家。历史是什么?无非就是发生过的事。历史学是什么?它又叫历史哲学,是一门专门研究历史沿革、规律,以及历史文献和历史家的特征的一门科学。无论如何,历史学绝不是仅仅与历史事件发生简单的纠缠,绝不是仅仅揭示某些历史事件的特殊教训和经验,法国文化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Claude Levi Strauss)在《历史学与人类学》中说:“历史学家和人种论家所做的,而且也是我们所能期望他们做到的,是把一个特殊的经验扩大到一种更为普遍的广度”。

 

 我没有专门研究过中国写历史文章的人,但从未听说他们写过什么符合历史学概念的著作,只听说过不少人喜欢或正在研究历史,这当然是历史学家干的事。但最后知道,他们不过是喜欢了解一些历史事件,就这些事件添点油、加点醋,写些介绍文章、名人传记,或者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拍上几部鬼魅影踪的所谓历史电视剧,其目的不外乎是为了迎合庸众口味,挣点所谓的码字费,或者在经济的洪流中赚几笔可观的片酬,哪有一丝历史学的影子?

 

 既然被称为历史哲学,历史学应当是纯理论的学问,它与纯历史事件的关系应当不是那么紧密,它不应当成为某种统治、某种社会秩序的托词和依据,也不应当成为历史人物功过是非的评价工具。

 

 历史学的可爱之处,就在于它不必去承载这些东西。只有专业人士才对它有兴趣,才能读得懂它,它就少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它不能讨好政要,不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它也不能生财,没有掏别人钱包的能力。但它少看别人的眼色,男根大体可保,脑袋也几乎稳当,所以少假话,还算有更多可信的东西。

 

 

                                                                    2005721

 

  评论这张
 
阅读(2621)|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