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修林:网易文化评论

文化评论、文学作品、文学理论评论、哲学作品

 
 
 

日志

 
 
关于我

欢迎代理、订购茅台酱香鑫利来酒、为友酒。,电话:13795769718。张修林,理论家、评论家、诗人,1969年5月生于四川古蔺县。1989年开始先锋诗歌及理论评论创作,同时发表作品。2005年起开始政治理论评论、思想文化、哲学领域的创作和研究。作品被选入多种选本。成就及个人传略被选入《世界名人录》、《中华百年》(人物篇)、《科学中国人.中国专家人才库》等多种大型辞典。哲学、政治理论评论、文艺理论评论、思想文化类作品中的很多成果和观点被学术刊物、文学作品、百科词条、博士硕士论文、网络论坛广泛引用。

网易考拉推荐

张修林:权力和价值  

2006-01-02 13:22:04|  分类: 张修林思想随笔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修林

 

 

 

   权力并非人类所独有。在动物群体中,仍然广泛地存在着权力,动物群体的生存与活动,不少仍受到权力的支配与控制。不仅类人动物如此,就连蜂类蚁类动物中,也有蜂王蚁王存在。因此可以说,权力几乎是动物的一种属性,是一种动物群体性的组织和结构。

 

在从动物到人的进化过程中,权力这一群体性的组织结构形式,不仅没有因为进化而消解,而且功能不断深化,更加严密、复杂和完整。权力伴随着人类产生、发展。不过,在人类社会中,最早而有严格性与广泛性权威的权力,大抵说来,应当是宗教权力。后来,宗教权力逐渐被政治权力所取代。在一些国家,还产生了宗族权力。宗族族权,就是由宗族领袖所具有的,对本宗族人员的类似政治的管辖权力。中国就有长期族权的历史。在封建社会,它成为政治权利的帮凶。有时,它甚至比政治权力还要霸道、嚣张与残酷,可以不需要哪怕仅是作为形式的审判就可以置人于死地,其残忍的手段同样往往令人发指。

 

不管权力如果演变,它一贯被置于社会的中心。权力有放纵、干预以及独享的功能。有权力的人,可以在权力小些或没有权力的人面前实施自己的纯粹私心或不纯粹私心的主张,这就是权利的放纵。当然,权力实施的主张,亦有公共利益的成分,故有公权的说法,亦有将官员同歌星影星一道划归公众人物的理论。权力的干预,容易理解,无时无地,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感受了这种力量。权力的独享,实质就是特权,比如给亲戚朋友谋取不当利益,或者因为工作之便,使用公家物品,当然,也有不少受贿或贪污的情况。

 

权力的权威,主要不是来自权力本身,而是来自于权力之外。它通过大众的眼睛折射出来。权力者只有从大众身上感觉才能获得权威。因为权力有着放纵、干预和独享功能,在大众的眼里,权力可能被放大,就像在镜子中形成的放大的虚像,超出了实际的权力本身。权力向大众放射出的诱惑,比威力无比的核弹还要厉害——核弹不会轻易发射,而权力的威风说来就来。面对权力,人们的态度,往往不是战战兢兢,就是异常羡慕。

 

权力就像一块臭肉,传到谁的手里,谁的身边就飞满了密不透风的苍蝇。似乎苍蝇能给人带来无限荣耀,臭肉被抢来抢去,成为这个世界最抢手的商品。这块臭肉的麻醉作用,丝毫不亚于吗啡,获得的人一旦失去,痛不欲生,简直就过不下去没有苍蝇的日子。

 

权力成为社会的中心,这最能说明人的动物属性。对于动物最主要的,恐怕就是吃与交配。动物中的权力,大抵就是获得吃与交配的优先权。人类社会与动物群体,在权力领域,除了形式复杂得多以外,没有过多本质的差异。

 

不过,影响人的核心因素,或许不是权力,而是价值。价值对人的影响,其范围比权力的影响大得多。权力仍然是价值的一种形式。但还存在着权力之外的价值,这样的价值,有时仍与权力相互纠缠,但更多的是,它贯穿在大众的日常生活中。价值领域,过多地受到了权力的浸染。被权力主导的意识,已似乎成为了社会价值的指南。权力的价值标签,贴满了大街小巷,贴到了几乎每个人的脑门上。

 

 除了权力主导价值外,作为文化和意义的假定也是价值的重要主导者。价值的面目被它们篡改得七零八落,惨不忍睹,就像一个女人,被穿上男人的衣装,弄成男人的形态,看起来独树一帜,却不伦不类,不阴不阳。

 

前面说过,权力在人类社会与动物群体中几乎普遍存在。对于价值,似乎也并非人类所独有。在有着权力这种组织形式的动物群体中,也应当有着类似人类价值的东西存在。它们有不同的分工,有不同的等级,也有着类似于人类的讨好权力或叫做拍马屁的行为,甚至,在他们的生存活动中,也有着明显的活动手段以及明确的生存目标。这些东西构成了动物群体的价值。显而易见,动物群体价值围绕着权力得以实施和实现。在动物界中,权力与价值的关系异常紧密。但是,作为文明,作为文化和意义的方面,与动物界无关。动物不具有精细而深刻的思索本原的能力。所以,动物群体价值完全被权力主导,权力是价值的轴心。

 

价值是社会的大脑,它控制着社会的各种机构,控制着几乎每一个人的神经、态度和行为。它是文化和意义的中枢。所谓人的生存,实质就是指在价值中的生活。

 

看一看权力和假定是怎样主导价值的。权力可以制定必须遵守的规章,可以影响人的吃喝拉撒,甚至可以限制人的意识。后金入主中原,就直接管到了人的脑袋,有“文武军民一律剃发如满洲式样,不从者治以军法”的政令,不“一律剃发如满洲式样”,脑袋就保不住。中国封建社会的特产——太监、奴才和女人的裹脚,在世界上鼎鼎有名。连历史上最开明的皇帝李世民,他在位时,“民”字也不能用,而用“人”字替代。在外国,亦有科学家因科学发现被活活烧死,还有因婚外情而被凌迟处死的情况。权力的效力可想而知。权力就是强制,因为它有足够强大的武力和刑罚作为后盾,价值的式样,自然是从枪杆子里面蹦出来的。相对权力,假定对价值的主导性温和得多,但假定的软鞭子,抽到人的身上,也不会好受多少。假定提供一套规范,把人的日常生活和日常交际纳入它的框架,就算一个人的日常行为,更本真,更符合人性,只要越过它的界边,就休想过得利索,周围人的口水,也足以把人淹死。

 

权力之于价值,就如罂粟,看似灿烂,艳满田野,价值一旦被权力插手,权力则欲罢不能。习惯成自然,从未离开过权力的价值,一旦离开,恐怕便会心慌意乱,惶惶不可终日。假定之于价值,犹如活人被鬼怪教训,隔靴搔痒,却缠身难脱。

 

其实,权力也不完全蹂躏价值,它也可能成为价值的同盟军。权力可以依仗自己先天的严密组织结构和超强渗透力,以及价值惯常的对它的依赖,提升价值的灵魂。就像它可以篡改价值一样,它同样可以顺理成章地对破碎的价值进行修补,对掺杂的价值进行提纯,对变异的价值进行还原。不过这种充满理性激情、崇高的无私与无畏精神的行为是多么难有啊!就像一个靠掠夺起家的富翁,要他施舍穷人,岂非如同要他交出性命?有一个成语,叫做与虎谋皮,恰好可以说明这种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同样,假定也不完全就是虚妄,也存在着人性化的、本真性的假定,类似公理的假定。这样的假定出自于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和价值理论家。本真价值——本然而真正的价值,其地基,就是由他们建立起来的。

 

八年前,在一篇题为《第四代诗歌:语言就是现实》的论文中,我曾对理想而人性化的,摆脱了权力和虚妄的假定蹂躏、篡改的本真价值形态,作过这样的表述:(1)、社会是个人的复合组成形式,它是一个包容个人个性化的总体人类本真人性指称;(2)、文明是本真人性的发展过程与态势,政体是本真人性的结构性组织;(3)、科技和文化是本真人性能动的触须。

 

人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就在于人特有的超凡思索的智慧和能力。或者说人特有的创造力。对于接受,动物也有这种能力,比如鹦鹉有接受语言的能力,猩猩有接受动作的能力。权力、财富甚至价值不能区分人和动物,唯有创造,亦即人类价值中的解释世界本原的成就,才能将人从动物中解放出来。在狭义上,我们把人类价值的核心力——创造,称之为发现。

 

由此可见,有创造力的人,应当是最有价值的人。因为他们代表人类实现了与动物的本质分野。有创造性的人生,应当是世界上最可取的人生。尽管,这样的人生,或多或少得到过来自同类的蔑视、责难甚至致命打击。

 

 

 

 

                                                     2005-8-25

 

                                  

 

  评论这张
 
阅读(4006)| 评论(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